出发去大连

出发去大连去大连理工大学参加ACM/ICPC比赛。在长白路临时候车室,很多人,像农村赶集一样。空气里充满了白酒和熟食的气
味。列车晚点半小时,大家一拥而入,才发现还有走一段,完成这段路以后,前
面是一个大铁栅栏横在面前。后面很多人挤着,前面是铁门,门对面是穿制服的
铁路人员,感觉我们就像抗战时逃难的市民,等待放行。快半夜了,天很冷,等到放行的时候,我已经冻得肚子疼了。绿皮火车很破,卧铺上的被子蜷成一团,一看就是被睡过不知多少次的。我说:
我记得是一人一铺的啊。没有答理我,同行的兄弟们只是看了我一眼,大家微微
地笑。周老师给我买了一碗方便面,我到处找热水。第二天早晨证明,这碗面非常重
要,因为火车又晚点到达1小时30分,那时我已经快饿晕了。偶像跑来跑去找吃
的,问到我的时候,我提了下还剩一颗杏仁的塑料袋。偶像消失了。我想:你还
是不够饿啊。昨天夜里,我开始看 鬼吹灯,真能吹啊。想看盗墓笔记,排版太差了。昨天的唯一收:我看编译原理的时候,有道题不会。问周老师,他还没看完题
呢,张子忠同学扫了一眼,说:先那啥那啥,再… 然后我明白了–我原来就不
行,周老师也老啦。偶像对张子忠他们不想考研表示非常遗憾。我表示辅导员和团委的老师们骗人
了–关于对诚信的影响。偶像说这么说是不准确的,说我没有证据,是主观的想
法。我表示:我总可以这么想吧。告诉你有影响,但是不告诉你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和如何解除影响。这一夜非常冷,被子也皱缩着,醒了很多次。车窗切割外面射进来的灯光,一明
一灭。另,今天上午注册了,大家都住下了。明天,比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