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诡异之城

大连,诡异之城坐901到星海广场,然后徒步整个下午。周,偶像,我,还有三位同学。另三位同学宅在宾馆里,说是做题了。广场上排布了一些游乐设施,但是游人稀少。游人比设施还要少,海风从设施周
围空荡荡的空间上穿过。许多巨大的海盗船跳楼机在空中摆来荡去,座位上空空的。空气里充斥着音乐声
和惊叫声。也不知道那惊叫声是否事先录制的。有时候能看到设施里伸出来两条
腿,远远地看去,以没有一丝云彩的蓝天为背景,不辨真假。也许那腿只是模型
吧。这一次开动的时候放上去,下一次,再换个位置,好象始终有人在玩的样子。有个大转盘似的东西,不停地剧烈振动,飞快旋转。转盘的周围坐着些轻年男
女,一直叫喊;中间站立着一位青年,施施然稳如泰山。我说:他站的地方似乎
转得慢啊。周老师说:他在中间。我说:他的角速度慢,角速度比周围的人慢。
他面对的人一直在变。偶像说:他的脚在动,他自己在转。可是,我分明看到他的脚跨立着,很少移动。而当时,我忘记打开相机的录像功
能。这次出行,我忘了带来总是随身携带的相机,一直在用周老师的。拍了很多照片,包括那些没有人玩的海盗船,摩天轮,各种转来转去的东西,没
有一个乘客,却驶来荡去。回去发上来。说到这想起来,这之前看到 蹦极的。似乎是位女士,按喇叭的要求挺胸抬头,背
向后弯着,变成了蓝天上的剪影。与此同时似乎是偶像喊了一句,"被推下去了"。
她后面的皮筋伸长缩知,几个起落,最后被拽到下面的船上了。那个剪影女士,有朋友在下面尖叫助的,可能也是个模型,而尖叫声是播放的?
告诉大家,真的有人蹦极,你也不妨一试。再之前,我们路过海滩。阳光极其明亮,海风却一点也不热。海滩上很多皮肤非
常白的家伙,仔细看,都是老外。我还看到有人披着极大的裙子,就像三毛提到
在撒哈拉里用来上厕所的那种装备,作用也是相同的–而这里是大连。周老师
说:经常下海的人,都会准备这装备。也有道理,厕所一元钱一次,我用过最贵
的。建筑风格,人群,都似乎是另一个国度。只有两次让我清楚意识到,没错,还是
这里。一次是我们跳上浮桥,浮桥在浪里起伏,尽头是快艇。有个小伙的声音在
身后远处喊,"下来"。另一次,有人朝两个小伙喊,"别扔石头砸着船。"这两声
大喊,都是纯正的胶东方言。现实,扑面而来。但是,这是最初发生的事情。此后的几个小时,我们如同穿过了某个隧道,也
许,至今还没有回来。另,我还在看 鬼吹灯,看到进入日本满蒙黑风口要塞一段。诈尸和小孩的一段。好在,我仍能通过网线了解人间之事。李记者的药量降了一些,因为胃肠反应太
严重,打针被白扎了两下;有同学正努力项目,刻苦得有点过头了似乎;有同学
们似乎在周四的时候没有出席,也忘了请假,黄同学提到一嘴,估计太温柔,没
有人能听懂。另另,此刻,偶像在审别人的文章,说太烂了,不得不拒,这之前还说要攒人品。
此刻,周老师东拼西凑,从一边墙引出网络,从对面的墙引出电源线,正查四川
赛区的八卦。另另另,最后一段徒步,就是大连理工大学里面,我发地图的那段,最诡异。我
看到了非常亮的路,非常黑的小林子。还有似乎有很多人声的体育场,灯火通明
的剧场,五四时期一样的大学生们在群情激昂。为了确定他们和她们是正常人
类,我凑近了问路。奇怪的口音。还有很多,今天不说了,以后单独告诉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