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第36届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亚洲区大连赛区预选赛。

大连,第36届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亚洲区大连赛区预选赛。目前的战况,最牛的队已经完成8道题了,我们两个队,每个队2道题。软件工程
实践的数据告诉过我们,最牛的程序员一个人可以抵得上十个程序员。诚哉斯言。昨天,热身赛前,和两位教练去赛场里转了一圈。最靠近门口的,刚好是清华的
一个队。一位女同学正站在那里,我从她的视线里穿过,看到她漠然的目光看着
不知道什么地方。不高,消瘦,黝黑。我想起了当年哈尔滨比赛那个初中生,一
个人作为一支队伍,这支单人队伍完成了3道题,似乎排名也颇靠前。太多牛人值得羡慕了。前几天柴同学转了一篇文章,提到某某人是如何出名的,里面提到这位牛人最初
跟宿舍同学打赌,说自己能在一小时里完成一个 facebook instance。柴同学在
最后评论:这些都是扯淡,羡慕他的那些同学,你能在一小时内完成一个这样的
程序么,连环境都搭不起来吧。我猜想,柴同学的意思是:别只羡慕别人的成绩,多看看差距和实力。赛场的旁边是另一个赛场,运动会。枪声一响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大喊大叫,为赛
道上的人助威。让我想起,足球,很多应该锻炼的人在看台上,为那些锻炼过度
的人加油。想起达拉斯小牛得了冠军,大家都很兴奋,开始历数经理(?)十一年如一日的
坚持,因而有如今的成就,以此励志。可是,我们坚持过么?坚持过多久?几次?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可借坚持,或者挥霍?昨天爬牛角山,海拔不到200米,从山脚算起估计几十米。有同学累得不行。怎么
说呢,大家都觉得我的评论是开玩笑。我说:如果现在日本人打回来了,国家要
带咱们跑,你又跑不了,只好被抓住,抓拄以后就是严刑拷打,严刑拷打以后你
就投降了,投降以后就只能做汉奸啦。某个同学说:国家要是都需要咱们跑…好
吧,当成玩笑吧。即使不打仗,现在踢足球、做机器人、电子设备、编程序,哪
个我们又能比过人家了。好吧,那些都是咱们国家别人的事,哪些是我们的责任呢?很快就要结束比赛,无线网就要没了。说点别的。其实,此时在比赛现场,我想起很多。第一次去哈尔滨比赛,关同学在赛场里坐
立不安,我让志愿者给她送去咖啡;胡同学在进场前要求不比了,结果她们队做
出来三道题;我在上面走来走去,明明看到建一他们很高兴,汽球却迟迟不来,
原来是志愿者送得慢了。今天中午,秦同学来看我们,YMH,周老师,我,一起和秦吃了饭。他东北大学
研究生毕业以后在电信(网通?联通?还是记不住)工作,看起来过得不错的样
子。人还是腼腆,不过成熟多了。他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徒步了,希望保重。我还想起来前几天座谈的时候,有同学希望计算机系的同学可以晚熄灯,我当时
讲的:如果你意识到生命是有限的,你的时间就会多出很多。其实,你永远也不知道,还有多么少的时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