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erick Brooks: 计算机科学家的使命是制造工具 II, 翻译连载第5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

Frederick Brooks: 计算机科学家的使命是制造工具 II, 翻译连载第5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翻译的第5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电视也并非真相的集散地。由于电视的存在,我们现在不得不教会幼童一件事
情,这是我们以前要在晚得多的时候才接触到的–人们会说谎,尤其是当他们出
售东西的时候。更严重的是,节目的内容教给对生活错误的暗示–节目回避了悲
伤、失落,与死亡同来的空虚,与成熟同来的快乐,抚养孩子的喜悦。电视在美
的方面也不尽人意。尽管电影艺术通常非常巧妙,但是总体的效果是丑陋的–荒
凉的贫民窟、丑陋的暴力,还有没完没了的汽车追逐。电视只有偶而的情况下才是善的。对物质的强烈贪婪只具有中等程度的戏剧性。
电视中的角色鲜有那种我们希望他们是我们的朋友的人,都是非常不希望作朋友
的,比如在Neville Shute小说中的人物。只有极偶然的情况下,我们才会希望
我们的孩子把电视角色作为他们的偶像。Lee DeForest的后半生因发明真空管而享有盛誉,他谈论真空管如何使广播成为
可能的时候,悲哀地说:"这是我DeForest的主要罪恶。"现在,我们有一个新的
候选项目了。"在没有电视的时候,人们都做些什么?"我们如何放松消遣?* 人们彼此拜访。* 人们做被褥,从事发明,演奏音乐,做游戏。* 人们阅读,用他们的想像力填满图画。* 人们从事运动,而不是主要地观看别人从事运动。* 人们观察大自然,而不是观察大自然的照片。好吧,所有这些与SIGGRAPH会议有什么关系呢?关系非常多;SIGGRAPH会议也崇
拜电视及电视的名声。没有比电子剧场更明显的例子了。年复一年,我们越来越
按电视文化的标准选择应该尊敬什么样的成果。这里越来越像个电子剧场,而不
是计算机图形学的展示会。我们看到展出的是闪闪发光的舞蹈演员、虚假的唇同
步音乐[杨注:假唱?],还有真实世界的廉价变形的二维影像。每年都有一些精彩的例外,从Luxo, Jr.[杨注:皮克斯公司那个一跳一跳的小台
灯的动画片]到Devil's Mine Ride[杨注:也是动画片,没看过,可能跟矿井里的
小车有关]。但是我只能对完成了的东西而感到惊异,而没有同样感到它们内在的
喜悦。同样的问题在文艺演出中也存在:* 纯粹的美在哪里?那难道不是艺术所具有的么?* 我们可以与艺术家分享的喜悦在哪里?* 我们已经放弃了艺术是丰富彼此的再创造,放弃了艺术是自我净化,是原始的
呼唤么?[杨注:非常不确定这一段作者的态度,不知道翻译得对不对,可能
正好反了。]- 计算机图形学研究者可以做些什么?图形学的魔力,在计算机每秒百万次运算力量的支持下,确实带给我们一种全新
的富有创造力的媒体。我们能够创造出在它们自己的规则下运行的世界;我们可
以沉浸在这样的世界中,真实得有时甚至欺骗了我们的头脑。这些世界能够向我
们显示我们真实世界的新的真相,这些真相以科学建模和可视化的方式呈现给我
们。这些世界展示给我们新的卓越,新的美丽,那些直接从我们的想像中产生出
来的。从人类的想像中而来的,可能极其美丽,也可能极尽丑陋,可能深刻的真实,也
可能极端的虚假,至善或者极恶。正如耶稣所说,产生出来的东西依赖于心灵本
身的情况[马太福音 15:18]。如果我们希望我们的创造物是真、美、善的,那么
我们务必关注我们的心灵。正如使徒保罗在[腓力比书 4:8]中所说,"在你的头脑
中充满那些善的和值得称颂的;那些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
的,有美名的事物。"
– 致谢Newell Award奖给终生的成就,尤其是跨学科的工作。因此,这也隐含地承认了
我们许多合作者的工作。我要明晰地向这几十年来与我合作的人们表达特别的谢
意。* 感谢你全部所做的 – Nancy Greenwood Brooks* 计算机架构 – Gerrit Blaauw, Richard Case, John Cocke, John
Fairclough* 图形学 – William Wright, Henry Fuchs, Michael Pique, David and Jane
Richardson* 建立计算机科学系 – Peter Calingaert, Henry Fuchs, Stephen Pizer,
Donald Stanat, Stephen Weiss. C参考文献 略关于作者 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