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运动员当然有资格泡妞和逛夜店

中国足球运动员当然有资格泡妞和逛夜店0. 今夜有人不眠,因为中国足球又和某个西亚国家对垒了。原本我不知道这个消
息,后来看到有同学在网上破口大骂,结合上下文,猜是这样。很多人很多次在很多贴子里痛骂过,就你们这样的,有什么资格泡妞,有什么资
格逛夜店,有什么资格…成为中国人类。其实他们有资格的。论证如下。为减少打字起见,下文中的中国足球运动员将简
称为Q。在小资产阶级看来,泡妞和逛夜店都是神圣的天赋人权的一部分,尤其对于他们
自己来说,更是这样。推而广之,别人有时候,也可以有这样的权利。那么为什么我们一般地认同Q没有资格行使这一神圣的权利呢?1.有些人认为,Q没有很好地代表中国,尤其是没有很好地代表中国男人。可是,
为什么我们乐于接受这样的观点:我们应该/能够被另一些人代表呢?他们凭什
么就能代表你呢,天赋神权?我们还存在这样的看法:被这样无耻等等的人代表,真是可耻啊。我们更乐于被
牛得多的人代表。比如,我们愿意被邓亚萍代表,那显得我们很有智慧和拼劲,
我们也愿意被乔布斯代表,那显得我们有创意,我们还愿意被Linux或者啥的代
表,好显得我们很Geek,这个词的意思是智力过剩需要找渠道发泄。我们为什么需要别人代表,是因为我们自己长得不够有代表性么。2. Q能代表你的体质和精神么。一定程度上说,能。Q的体质比你好得多。12分钟跑还是什么跑,估计你只能看到烟尘,对大多数同
学而言。肯定有人站起来抗议,Q是专门搞体育的,那是他们的工作,我怎么能跟他们比
呢。好吧。你不是专业运动员。但是,你总归得有个专业吧。我们在自己的专业上做
得比Q在自己的专业上做得好一些?我想最主要的区别可能在于 我们没有在大众面前丢人现眼吧。《菊花与刀》和单位日本旅游的时候的二鬼子导游都说过:日本是耻感文化,与
西方的罪文化相对应。即日本人做坏事,只要你看不到,就没事啦。注:二鬼子导游是中国人,这是她的绰号,不是民族。我此处使用这个词也并不
包含对某些种族的歧视意味。二战时期一些人的做法也不能代表–如我在上面提
到的代表–另一些人和他们的后代。这段注有点长,再复习一次上面的话,"我想最主要的区别可能在于 我们没有在
大众面前丢人现眼吧。"这跟鬼子的道德观有什么区别。3. 以我们自己工作的优秀程度来年,我们不仅没有资格对Q泡妞和逛夜店指指点
点,恐怕连我们自己行使这些神圣权利的资格都令人怀疑。我们坐在看台上,坐在电视机和pplive前,坐在冰可乐和啤酒前,坐在年纪轻轻
肚子溜圆的人群中,忘掉明天的工作,尤其要忘掉因为明天工作糟烂而被训得面
红耳赤,指点一群体力远胜于我们,精神与我们一致的人奔跑。他们、的确、代表了我们。当然,这是我们应有的享乐的时光。当然,他们也是在这样的时光中,而不是在
草坪上–输掉比赛的。我们也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