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李记者,天津印象

去看李记者,天津印象李记者现在天津工作。丹麦著名的制药公司(或者著名的丹麦制药公司?),NNIT。
NNIT以生产治疗糖尿病的药而闻名,老李同学正需要这个。lars说,李记者去对
地方了。不过,正如李记者其实不是记者,而是IBM什么技术方法的咨询师一样,
他的NNIT也不产药,而是产软件的。去天津看了他一趟。坐下吃了半天饭,我说:你瘦了啊。才注意到。这家伙已经由圆脸变成了方脸,
隐约有皱纹。他说:140斤了。这就跟我的份量不相上下了。不过他肚子尤在且大,刘典同学不必担心,你仍然不是最胖的。然后我们开始总结他变瘦的原因。三班倒,天津太热,天津空气不好。诸如此类
的。在这之前,李记者带我参观了意大利风格的小镇。没错,在天津,一个意大利风
格的小镇。也不知道像不像,反正我没去过意大利。李记者说,那个叫"花仙子"
的雕塑有几份复制品,摆在好几个地方。真的,这几个半裸女子有的互相还能看
到呢。去吃早餐的时候,他非常小资地带我去了星巴克。我非常小资地选择了坐在外面
木头地板上。然后他告诉服务员把遮阳伞打开,我惊叹:这东西原来是能打开的。
这可不是瞎扯,当时我确实没想到那东西居然还能打开,脑袋不够用。天津很
热,而且漫天大雾,雾气似乎完全不流动,就缠在你的每个毛孔旁边。你刚刚渗
出一点汗,就生生给你逼回去。CPU过热的感觉。在这样的雾里行走,觉得自己不是很清醒。像是刚散了瞳,世界非常明亮,而极
端不清晰。我看到完全不能转的摩天轮立在广场上,在海风里生着铁锈。它的后
面是满是青色玻璃的大厦从雾里一直插进云里。还有伪装成很古老的忘了名字的
桥,上面立着些金光闪闪的女神,每个人手里端着一样乐器。海河在桥下静静地
流,像这里的浓雾一样没有波澜。看呐。一个家伙在海河里游泳。我赶紧把相机拽出来,这会工夫,他又改成了安
逸的仰泳姿势。旧的波纹在他周围慢慢散开,再也没有新的。欧洲小镇里来来回回的,是来自西安的河南的各地的游客。导游拿着个大功率的
喇叭,"一九几几年……"我说:就这点不像欧洲啊。他们的导游似乎不带迈克的。李记者问:扯嗓子喊么?我说:不。他们人少,能听见。我俩大笑。我说:另外,这会吵到别人吧。我的声音非常小,不是因为修养,是因为声带还在失声。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
李记者在说,我只是倾听。其实,这也正是他需要我做的吧。偶尔,我讲起"有
一个新故事,是这样的……"。他说,"哈哈,你真的老了。这个故事你讲过啦。"是吧,我们就是这样开始衰老的。衰老从来不是渐变的,而是突然产生的。你生
了一场病,然后很快就老迈了。我老到开始重复自己说过的话了,而且还不记得。我拖着行李箱,他背着有NNIT标志的书包。我们走在天津的街道上–为了伪装成
欧洲小镇的效果,街上的铺路石特意很不平的样子,我的行李箱一直
gegelengleng响着。不过我猜,那些铺路石并没有看上去和应该的那么深。我们这样走了很有一会儿,因为小镇在执行欧洲坐息时间。饭店都要11点以后才
能营业。除了游客导游,还有维修维护和清洁工走来走去。我和李记者坐在星巴
克的伞下,观察他们。非常非常热,太阳很亮,我不由得眯着眼睛。去厕所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星巴克里面非常地凉快,空调大开。我原以为屋里要
比外面更难忍呢。但是我们仍然坐在外面,这样才够小资。事实上,有一些我还是没有告诉你,而只是选择了小资的那部分侃侃而谈。比如,我脱了鞋,把脚搭在对面的椅子上。虽然只有我们两个小资的顾客坐在外
面,也不算雅观。而且,我换上了跨栏背心–或者你也可以理解成男式吊带或大
砍肩式样的。再比如,我们离开饭店去车站,坐的是小三轮摩托。我没有想到天津这样的城
市,这种交通工具居然还合法大行其道。这确实有点欧洲精神,不过一点也不小
资。再比如,在小三轮摩托上,李记者似乎看着窗外,其实已经开始点着头睡过去了。
他在和我见面之前,刚刚上完夜班,然后是1个小时的车程赶来。再比如。我们在车站的广场握别,互道珍重。我转身走出一段路,回过头,放下
行李,取出相机,开始拍李记者的背影。他背着NNIT的包,逐渐深入到雾里去。
大雾依旧。近处远处的高楼在雾里沉浮着,这个城市才刚刚醒来。而李记者,要
回去睡觉了。在火车上,我发送短信给他。当我到达长春,他的短信回复了。深夜,我们都出
现在网络上。我们说:相聚时短,各自珍重。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
[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http://www.renren.com/268966623/profile#p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