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高手

遇见高手高手似乎不常见,不过那是因为我们没睁开眼睛。"高手"二字又不是贴在脑门上
的。今天先是见了奇异天象,然后见识了巨牛高手两位。展示天象的这天,是天天得
见,只是不常抬手,这两个巨牛高手也是早就认识,还有一位没事就见,不过未
曾经常一见身手。从净月去应化所,我们坐关同学车里。我用嘶哑的声音大喊,"彩虹!"包师弟
说,"啊,你看到的是玻璃吧。"是啊,大晴的天,之前也没下雨,怎么会有彩虹。
不过二猫妈也看到了,不是我的错觉。关同学说,"我也看到了,在那。"我说,"你
快别看了,好好开车吧,吓死我了,你。"我打小到大没见过这样的彩虹。一长条,非常宽,横在天空里。随着车的移动,
能发现很有一部分藏在楼群的后面。变换了几次位置,始终没有看到全貌。我
想,得有几十公里的长度吧。是谁当时说,"是彩虹桥么?"我想起了赛德克・巴
莱,不过,说话人的意思,也许是以为我在讨论远处的某座水泥桥,叫这个名字。赶紧掏相机,不停地拍。经常有人问我,你老带个相机干什么。我一般答,"万
一哪天遇到UFO。"今天,虽无UFO,然而也派上了用场。晚上检查照片,发现其实那不是彩虹,而是更为宏大。那是日晕的一部分,是双
层日晕的外层。而内层日晕,因为阳光太刺眼,我们几个人都没有注意去看。高手也是这样,不显身手时,你哪里知道这家伙居然如此牛。高手故事之前想起
刘老师讲的一位体育老师,身高一米五几,非常瘦小,但是重达90多斤,练什么
武术的。一次遇到变相劫道的,上去是跟人家握手还是什么,反正一个照面对方
就服了。试想,她就这么往你面前一站,如果不显气场,哪个能看出来这是高手。我常用的座机是x200笔记本,装了Ubuntu 10.04 LTS,dell U2311H显示器。这
一组合的结果是,长期以来,我只能工作在1920×1080的分辨率下,而我的视力
相当不好,只好更贴过去。还有一个后果,因为x200只有vga输出,所以dell显
示器的hdmi及dvi-d接口都派不上用处。这种分辨率下,vga输出的显示器上经常
有条纹慢慢飘过去。高度近视的同学都知道飞蚊症。当年我问医生,能手术不。医生说,你不是还能
看见么,先对付着用吧啊。我说,看着这么闹心可怎么办啊。医生说,调整一下
心态就好了。我明白了,忍一忍吧。后来条纹到是没更重,但是我想,长此以往,眼睛该更完
蛋了。准备忍痛花钱解决一下。花钱,指买点设备,不是换眼睛。以前就跟包师弟谈过。我说:我那机器有点毛病……包师弟说,因为你那是VGA的,它
的分辨率上限就是这个,规范啊带宽啊云云。今天,我又重提这个。我说:打算买个PCMCIA卡。包师弟说:你换个操作系统就好了。我说:我不打算用windows了。包师弟说:那你升级一下呗,原来的东西还都在,我升完了。我说:嗯,不错。包师弟说:其实你用这样的分辨率 (他指着牛同学的大约1024*720说),就不晃
了。我说:我的显示器不支持啊,16:9的分辨率只有这一个,其余的都是4:3,看
着太扁了。包师弟说:那是你的操作系统不支持,不是显示器不支持。如果你的操作系统连
这个分辨率都不支持,你确定它支持PCMCIA。我顿时没词了。我:我打算买个vga转dvi-d。
包师弟指着我的vga口:瓶颈在这里,从这出来的时候就有条纹了。我顿时再次没词了。包师弟说:其实应该能添加定制的分辨率。然后,晚上,我添加了定制的分辨率,结束了长期的小字生涯。虽然由于弱视散
光还是看不清楚,但是总比小字容易辨认很多。再然后,我准备给包师弟发封邮件感谢,发现他已经把一个链接发给我了,就是
如何添加定制分辨率的。可能有的同学说,添加个定制分辨率么,你这么感慨。这跟另一件事非常类似。刘同学替我讲算法与程序设计实践课的时候,选的主题
是用setjump实现C语言的异常捕获。我事后对同学们说,他要讲的并非setjump
函数及用法,这些知识没有多么重要。他要讲的是:如何在一个受限的平台上使
用受限的开发工具,实现原来没有的功能。这正是工程师的一个重要素养,修改原有方法,实现新的功能。包师弟的杰出在于,精确的判断路径。他一语道破,为啥我的那些解决方案都是
愚蠢的。这甚至不必实验,因为我的计划是不符合原理的。我仅知道原理,并认
同,而他看到了由原理导致的结果。高手的特点就是,你只看到了那家伙一侧
身,而高手知道他是准备来个后踢,然后一脚踹他屁股上。下午,见另一位高手,董老师。董老师卡卡讲了半下午,数学、信号系统、电子
学、化学、计算机程序–结论是它们都是一致的。事涉项目机密,具体内容不能
深谈了。总之,牛人说"这个挺简单的",那个时候,他真的觉得那个东西挺简单的,以他
的标准。而当他实现,对他真的很简单。因为我们的那些错误技术路线,他根本
就不会遇到。比如,他使用针对特殊问题采用特殊的方法,他更清晰地看到问题的本质 (什么
是什么,具有什么特性,而不是什么,那个特点一点也不需要考虑;比如包师弟
上午指出:临域均值是一种拟合,使用线性函数,所以平滑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还有。当我们看到那个理应简单的电路,结果高手用了相当多的器件;那个应该
非常短的代码,高手写了N长。那正是他们比我们高级的地方。他们的设计能够
在更恶劣的环境工作,能检测更精细的信号。我们的,只有在特定的场合下能测量特定的东西。更糟糕的是,我们可能还不知
道,以为高手们的设计那么多多余的东西。所谓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我们
平时也挺牛的,沧海一流,我们就成了培养英雄的土壤。有一次修打印不干胶的机器,串口接计算机上,那个串口坏了。我把机器换到另
一个串口,然后把软件设置中的串口也改了过去。因为第一个判断就对了,所以
前后不到半分钟。所以,当时听到"哇,原来这么简单啊。我也会啊。"作为答复,我当时讲了个故事。一个家伙马桶堵了,怎么也捅不开,只好找水暖
工。水暖工来了以后,三下五除二把马桶下面打了个洞,然后就修好了。马桶的
主人也是,"这样也可以啊,我也会啊。"可是,你不知道"这样也可以"啊。这就是画一条线999美元的故事。在不干胶机器的案例中,我当时还有没说的。除了第一方案,我还设想了四五种
可能的原因,如果一击不中,我还有后手的。你也有么?我只是极其偶尔才冒充一把高手。不过道理是一样的,我们见不到高手,往往是
我们自己的眼睛睁得不够大,以为他们与我们相同。那些不同,正是我们无缘或
没有能力见到的,把我们与英雄区分开来。听说海因莱因认为"一个人应该有能力换尿布、策划侵略、杀猪、给轮船掌舵、设
计建筑物、写十四行诗、平衡收支、造墙、接骨、安慰临终之人、写菜单、发布
命令、合作、独立工作、解方程、分析新问题、施肥、写电脑程序、做可口的饭
菜、有效地战斗、英勇地死去。"我除了最后一条能部分实现,其余的,竟无一命
中,真是失败。命中那部分,就是能死,甚至这一条也无法全部满足,因为绝对
无法做到英勇。不过,能遇到高手,也算幸事。是不是还有很多人以为自己一直没有遇到过高手
呢。
——————–
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
[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http://www.renren.com/268966623/profile#p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