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的亚历山大

远征的亚历山大读完《亚历山大远征记》,合上书页,感慨良多。估计不少人熟悉亚历山大是因为他是了不起的帝王吧。他32岁英年早逝,在短短的一生中就征服了当时的希腊人所知的全部世界。而他并非一出生就开始远征的,他的征程仅持续了13年。此前,一直是希腊成天被波斯追着打,自卫反击战的胜利都值得大书特书。而亚历山大,带着三四万人,30天补给,开始追打大流士,然后一直打到了印度边境。怪不得凯撒祭拜了亚历山大之后要大哭,说亚历山大在他这个年龄已经征服了世界。某英雄牛人A崇拜另一个牛人B,牛人B很多后来在历史上都消声匿迹了,大多数时候只是因为我们通过牛人A知道牛人了。比如大诗人李白和被他崇拜得不行的谢公。不过,亚历山大并没有被凯撒掩盖光辉,或者至少同样光辉夺目。这样的牛人,如果出生在中国,或者再晚近一些,书店的书架上帝王之权专栏一定会再多一些分析评论吧。虽然这简直是侮辱亚历山大,因为他并非仅靠权术而伟大,甚至权术都并非其中的主要因素。他被不少人听说的一个原因,是他在征途中建立了不少城市。就跟打《文明》似的,他跑到一个地方,发现哪个河口很适合建城市,以后会人口兴盛,就建个城市。跑到哪个地方,看当地生产力落后,缺少什么,就兴修水利。临死前还打算增修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之前的运河。他建的很多城市都叫做亚历山大,其中之一在埃及。就是后来被凯撒一把火把里面的大图书馆给烧了的亚里山卓。埃及艳后本来一直苦苦哀求凯撒帮她夺王位什么的,听说图书馆着了,跳起脚骂,"你们这群野蛮人。"可见这城市和图书馆有多么了不起。亚历山大时代的战争,跟我们想像的略有不同。我们一般会觉得侵略啊,民族啊,国家啊什么的。当时似乎也不怎么看重这些。他们的思路,跟咱们春秋战国差不多,大家没事就出"国"到别的国家去工作,没有任何道德上的负担。国家,是贵族和王的国家,不是我们的。所以,战争只是贵族和王间的利益争夺,我们只是跟着跑来跑去而已。亚历山大打大流士的理由就不怎么靠谱,一会说大流士杀了他爸
(史书载,亚历山大恨不得他爸赶快死,故事此处从略),一会说你虽然没侵略过我们,但是你们的祖先侵略过我们的祖先,而且我现在是希腊总统帅,受命打你–希腊人是被亚历山大打得拜他为统帅。亚历山大总是以少胜多,估计训练和技术都发达。打完以后,经常任命当地人作为总督,或者让部下当总督,不过鼓励按当地的习惯治理。那打不打还有什么区别呢?一般就是税收,原来给波斯的,现在给亚历山大。他的战争,大抵如此。他也挺奸诈,这在一个军事家简直是个必然的副产品性格。能打好仗,还内向自闭的,如某个片子里的孙膑,不能令人信服。因为战争是与敌人也与自己人闭集交流的行为,自闭是万万难成事的。就像唱得一嘴好歌的,也大抵可以断定不会太自闭,因为歌曲是取悦于人而不仅是自己的。IT男们也是一样,只是在外人面前可能沉默一些。亚历山大的奸诈令我印象深刻的有三次,当然,也不排除我沉浸在咱们的文化之中,小人之心也说不定。有两次是当地人投降了,准备撤出要塞,亚历山大也同意了。到实施的时候,亚历山大突然觉得敌人是准备逃跑,分散回自己的部落,下令进攻或追击。然后敌人被砍杀不少。我老觉得这家伙是不守信义。另一次是亚历山大打完大流士,他的手下不少人突然开始背叛他。然后他一顿隶反,都kacha了。我就奇怪,这帮手下有毛病么,早先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不背后下刀,天下太平了突然脑生反骨。我恶意猜测,亚历山大在这几次事里都不是好东西。这家伙自己很能打,手下也都不是弱兵。亚历山大死了以后,几个手下就把天下分了。这帮人是经过史称继业者战争的大动干戈,互相一顿杀,然后才分了帝国的。这里包括后来持续到凯撒时代的托勒密王朝,在埃及;还有当时地位还不高的手下的手下塞琉古一世,他得到了两河流域和整个伊朗。说起来也是亚历山大比手下们牛太多,手下中竟无一人hold住整个场面的。所以在快死的时候,大家问,国家要留给谁。亚历山大说"留给最好的人",而没有指定个姓名。能打,政治手段也纯熟,这样的只能称为牛人而已,并不令人感慨。那么,亚历山大让我感慨的是什么呢?完全是因为战争以外的原因。亚历山大猜测印度河 (还是恒河?)与尼罗河是连通的,亚历山大后来意识到自己错了,纠正了这个说法。这样的猜测可能令当今读者大呼弱智。不过,这也说明当时的生产力和技术条件不过如此。当时的技术条件怎么样呢?人们尚不知道波斯湾和红海都只是同一个大洋的一部分,海路相通。人们不知道从印度河口入海,向西一路经过的都是什么样的国度和风俗,物产如何,人们也不知道最终会绕进波斯湾,然后沿河而止,能够到达巴比伦。这些,人们都不知道。是亚历山大派人进行远航验证的。而且,亚历山大此行并非为了掠夺和征服,或者行军困难需要另避路线,只是探索。探索人类所未知的区域。那个时代,还没有人同时踏入过印度河和尼罗河,没有人看到印度人和非洲人一样黑,还没有人知道阿拉伯半岛的南面有地峡
(我怀疑阿里安或者我搞错了,那么长的路似乎不能称为地峡了)。亚历山大带着故乡带来的兵将 (书里称为"伙友")走遍了所有这些地方。当到达印度边界的时候,军士们再也不想前进一步。亚历山大说,"你们回去吧。告诉你们的亲人,你们的国王带着你们征服了……此处省略几百字……这些地方,最后,你们把国王一个人扔在蛮族当中,自己带着战利品回来了。"最终,他没能说服他的士兵,返程。而返程,他居然也选择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线。无尽的探索。这种品质在当今的成年人身上是稀缺品质。像顽童一样好奇,不休止的向上的决心,一往无前。我们呢?我们的书架上摆着帝王将相权术论,还有某某成功的秘诀,我们不再学习,也不再进步。学习?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们关注的只是成功这一结果,中间的过程,才不屑一顾。所以,如果突然哪儿跳出个爹来,直接让我们满血加全啥色的装备,很多人都会乐醒过来吧。老师家长反对初中生早恋的时候,乐意说一句话,"什么时候做什么样的事。"他们贯彻这一原则,在初高中告诉我们,拿破仑的爱好就是几何,还有欧洲的国王贵族们都喜欢钢琴,毛泽东同志每天洗冷水澡,诸如此类。后来呢?后来我想起个故事。某君的妈妈对他说,你怎么天天不学习呢。某君说,你不也天天打麻将么。他妈说:我是成年人啊。某君想:我也快30了呀。成年了,我们就可以把那些多么有用多么热爱的东西一扔,开始狂野了,每天就只剩下狂野。而亚历山大每天都在征服在探索,他的一生,都没来得及成年,一直是个在努力学习了解这个世界的小男孩。他享受他所从事的,他在每次战斗的时候都在最前线,在决定性的冲锋时总是与战士们同进退。他的前胸布满伤痕,这些伤痕来自所有种类的武器。他与伙们们一起兴建城市、分享战利品、彻夜狂饮。史书载,亚历山大本人并不是很喜欢饮酒,他只是喜欢友谊。他享受他所从事的,从事他所追求的。最后在胜利后返回巴比伦,痛饮之后死于不明原因的高烧不退,32岁。他说,他是神的后代。古来的帝王们都会这一手,所以阿里安说,这也没啥可以谴责的。阿里安之后的凯撒说自己是维纳斯的后代,远在东方的黄帝和刘邦也说过自己的妈怎么怎么的了,然后就有了他。这确实不稀奇。亚历山大说,自己的祖先是赫丘力士
(赫拉克勒斯,古希腊绝对牛人,脚踝骨有毛病的阿喀琉斯的偶像),因此赫丘力士的祖先宙斯也就是亚历山大的祖先了。这也可以令人一笑。不过,我接下来拿起的一本书,翻译者屡次提到自己和夫人的出身如何高贵,我不知怎么就突然想起那个时代出身高贵的人的出身都是怎么回事,心里就不由得不舒服起来。有几个人知道亚历山大他爸是谁呢,还有,养育他的那个小小蛮国?据说,亚历山大一度不承认自己的父亲,他在征服了波斯后衣波斯服装,还引起了马其顿人的不满。令人怀念。永无止歇的向前,那个年轻的真正的人类。——————–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