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子同学的太原科幻之旅,我检查嗓子的科幻之旅

今天中午见了铁子同学,一起吃了狗肉。为避免不吃狗肉的同学误解铁子同学,确切地说,我吃了狗肉,铁子同学有没有吃,我倒是没有注意。
吃完离开的时候,乌云密布,整个天跟日食一样黑。我们跑出饭店,发现外面狂风大作,湿气扑面。我们大喊,"跑啊!"冲进了正在开始密集的雨点里。我们的前前后后,很多人影穿棱而过,或者被我们甩在身后。刚钻进车里,风卷着雨水和尘土扑天盖地而来。
一边扑落脑袋上的雨点,我一边后怕。因为腰间盘,每当有雨都得分外小心了。在石家庄出差,顶着小雨打车,不到半分钟,我就很担心,结果果然等到电梯的时候,左腿已经瘸了。腰间盘突出会压迫脊椎的神经,这是突出以前很多人从来没想到的,腿疼居然会是腰的毛病。想想不少恐怖科幻类的动画片里,巨人吃人的时候,不是要把人的大脑和脊椎神经一起抽出来么。脊椎神经是人类的神经系统中重要的一环,密集程度仅次于脑。
而这一次也淋到了雨,还狂奔二百米,居然没有疼。可能,是因为铁子同学的年轻和热情传染了我。吃饭的时候,主要是他讲,我听,讲他前几天在太原参加科幻大会的情形。"我见到大刘啦,还有何夕也一起合影,我左拥右抱…小姬,小姬挺高的,夏笳也挺高;还有那谁也是,真高啊,快跟我一样高了…我坐了22个小时的车才到太原,还是硬座…"
他带回了一本特别厚特别硬皮的科幻牛人们的传记,要送给我。我说,你还是自己留着吧,给我真就白瞎了。迷上科幻以后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我根本不能算是科幻迷。像大刘老师那种大学期间就把各种八卦掌故 (及历史) 都了解得极其清楚,像铁子同学这种单程20多个小时往返硬座自费参会,才是真正的科幻迷。铁子同学说,那本大硬书,他要留给东北师大科幻协会。他说,他毕业的时候,要把一箱子书都捐给协会。我说,是啊,应该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但是我却舍不得把一本书借给别人。在这里,我该呵呵还是嘿嘿一笑?
铁子同学感叹,这协会现在不好整啊。我脱口而出,现在大家都只想要成绩不想干活。他说,啥?愣愣得看着我。我的确没有想到,在他已经大四,同时协会已经不在团委列表中的情况下,他仍然把协会的发展视为己任。估计,我这句随便的抱怨刺激到了铁子同学。抱歉。其实,这并无针对性,并非你或者科幻协会给我这样的感觉,而是–与其说是因你这句而感慨,不如说–整个世界尽皆如此,令我失望。
我给铁子讲了什么?我说,我前两天去嗓子出毛病了,去医院,看到那个检查设备很科幻。具体是这样的。
我嗓子前一段总感觉像出血,咸,还有红色的东西。某一日,被不知道什么纤维扎进了扁桃体。什么,你问我吃哪种鱼了?天可怜见,上回吃鱼是和包师弟,吃的 酥鲫鱼,被扎了,在右边扁桃体,约半厘米多长。再上次吃鱼,似乎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这次扎我的纤维,应该是某种蔬菜,白菜之类的。
医生揪住我的舌头拉出来,她额头上的灯的在我面前左晃右晃,说,"那不是血,是淋巴渗出液。"后来我跟大哥转述的时候,他说,"什么玩意,淋巴还能渗出呐?"我心里默默地替他翻译,"不明觉厉。"
医生继续揪住我的舌头,命令我,"说'衣~~'"。我试图把舌头抽回来,失败了,只好说,"哎~~",心想,"不是一般都说'啊'吗?"
然后医生让我做电镜。怪吓人的名字,再次不明觉厉。不过拿到麻药小瓶的时候我就全明白了,某种麻醉剂,名字现在我一时没想起来,不过看到就知道是啥了。喝了,等。我以前拔刺的时候喝过,这是避免咽部本能的呕吐反应的。
躺在几块平板组成的椅子 (床?)上,一看那几块就是对应人大卸八块以后形状拼起来的。后脑勺正夹在一个坑里,45度侧对医生。我看着他,他的脑袋后面是个电视,手里拿个跟章鱼脚一样灵活而有韧性的黑线,线的末点晶光瓦亮。我盯着这黑章鱼弹跳,不由得想起《黑客帝国》里的Neo,那帮人按着它,把个很多条腿的家伙塞向他。
但是我表现得很勇敢,面对章鱼大张开口,无声大叫,"来吧。"医生看看我,温柔地说,"闭嘴。"
我闭上嘴,想,"看来是一会儿才检查,歇会。"正在此时,说时迟到时快,我的鼻子眼一痒,眼看他脑袋后的电视里出现了一团烂肉和毛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医生说,"不要怕,没事。"
原来,电镜是从鼻子进去的。我原以为和拔刺一样,从嘴进去。问题是,我没有怕啊,却完全无从解释,就跟拔牙的时候一样,只好瞪眼。
医生说,"不要怕,你别看屏幕能感觉好点,",又一遍,"吸气。"
我吸气,管子从鼻子进到咽喉。
医生说,"说'衣'"。又是"衣",所以我又困惑了一次,为什么不是"啊"。
再吸气,管子回到鼻子,然后就出去了。
医生说,"慢性咽炎,别喝酒别抽烟。"我说,"我…"想起了以前说是脂肪肝的时候,问医生咋整,他也说,"别喝酒。"我也被整得哑口无言。因为我根、本、就、不抽烟不喝酒。
想起了ZHUMAO的一段言论。他抽烟,同事说,"大夫不是说你嗓子坏了不让你抽么?"ZHUMAO说,"我嗓子没坏的时候,大夫也说别抽。"
妙答。那我不抽不喝的,却如何应对别抽别喝这样的要求呢。我只好小声说,"我喝咖啡。"医生看了我一眼,说,"啊。"
——————–
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