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老友2019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403

再见老友2019

每到年终岁尾,大家就开始总结并且发愿,今年似乎比往年格外多些,也许因为是整十年?对于各种仪式感我一向深恶痛绝,好在这次并没有人催我交报告,跟着大帮哄,参与集体记忆,乐呵乐呵也好。

1. 音乐
微信图片_20200101164813
看网易云音乐的的年度报告,再看看我朋友圈发的去年总结,感觉就像穿越了一样,一年已过,我就没有什么变化。常听的歌,还是那么几首,连封皮都没有换,是肖邦《夜曲》,常听的还有愚青《青鸟与诗》。这是坐校车特别疲惫听不懂英语的时候,还有写文字材料的时候循环播放的结果。时光就此停止,并非对旧世界的留恋,只而是沉浸在另一个维度里,对发现和拓展新世界没有兴趣。在年度报告里,最突出的top几,都是英语,以小书虫系列为主。这一年,延续去年的计划,我听完了网易云音乐里有人上传的《小书虫》全部。因为同一原因,去年的年度报告里,小书虫也一再出现。有意思的是,听得最多的那几篇,恰恰不是我喜欢的。能上榜,是因为我听不懂,所以一遍遍重复,次数自然就多了。延续去年的计划,今年把以前听过的 Bed Time Reading 系列又重听了一遍。

年度歌单

然后就停下来,到年底才想起来,小书虫随书的光盘里还有将近一半没有听,是网易云音乐里没有的。自己传上去,慢慢听完吧。慢慢听完,每当这时就想起金庸在《白马啸西风》里最后说的,白马越来越老,走得很慢,但是最终也会到达江南。

练琴。想了不少办法,也看了不少资料,一顿折腾,虽然也有斩获,不过最终发现,最大的收获是再次发现学习要素中最根本的是时间。每天5分钟,半个难点都不能通过,一小节要学习一周两周。解决一个难点以后,就是新的难点。即使相似的旋律,稍微修改以后的再现,也另有风景另有困难。2个月练成《天空之城》,接下来《国际歌》直到年底也只练了一半,屡屡挫败得停下来心理建设,怀疑这曲子根本不是两只手弹得了的。想延长时间,遇到的问题就是时间本身。5分钟尚且有中断难以为继,增加时间无异于自取灭亡。成年人学习最大的困难,不是傲慢、成见、已有的知识,而是时间吧。时间是一切力不能及的痛苦的根源。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25
二猫的钢琴过了8级,正在向9级努力。

2. 读书

书还在读。看豆瓣,今年居然100多本,史无前例。想想,是小书虫,每本小册子都很薄,很容易就读了不少册。正常的情况,我每年读书都在四十几本,其中大部分是小说和闲书,还有华哥所说的”专业闲书”。所以今年这100多本中,小书虫当占一半以上。正经看专业书,一年同时在读,也没有几本,一年到头一本也没有看完很正常。能读完的都是补充,重建体系的都非常缓慢。所以豆瓣跳出来说”你这本书已经标记在读十年啦,还没有读完”云云,不少人翻了白眼,很有道理。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30
读书中最花时间最困难的是实践。如果只是知道,那通常就是你以为自己知道。没有检验,没有实践,走马观花游览而已。数学书、曲谱、体能和力量训练,都是薄薄一小册,但是做习题、练完一首、连续完成一组动作,真难啊。

读书之余,偶有分享。一直以来,我对大家和机构们分享的书单颇有怨言,为什么少有理工科的书呢,动辄心情修复、人生感悟、对社会建议的意见、追古怀思什么的。叹理性之不昌何其甚也。所以,刘QH同学每次发朋友圈晒书单和读书分享,我就去吐槽,怎么又没有理工科的书。后来他忍不住了说,”要不你来讲一次吧。”

我就去分享了《信息简史》,讲了不少故事和段子,希望能融入科学精神和事实。事后回想,不够深刻,过于专门。这也是科学普及的主要困难吧,要么肤浅失去本意,要么艰深失去受众。讲什么,怎么才能讲明白,还有很多问题,值得以后慢慢思考。
微信图片_20200101164822微信图片_20200101164825
距离年底2个月,开始用微信读书。先是很久以前典同学推荐,后来是叶卡编辑推荐过。说起来,知乎也是这个顺序。后来吃饭的时候研究生同学们成功地说服我安装上,加入他们的小组,答了一次题用来领免费阅读卡,就此入圈了。2个月读完了18本书,挺累眼睛,虽然有些是听的。这样,除了kindle、纸质书、ipad,又多了个媒介。

读完了神秘岛英文版3本。当年站在图书馆的书库里,手捧着黄页卷边,就着昏暗的灯光如饥似喝的感觉如同昨天。还有空气里微微的发霉的气味。暴风雨里气球从高空坠落,硝化甘油、火棉,制陶冶铁,从野猪肉里咬出的子弹,,鹦鹉螺号白亮的灯光,尼摩船长的追思和忏悔 (?)……一切历历在目。”动中之动”言尤在耳,原来英语是这样的。已经能比以前更流畅地阅读通俗读物了,不比汉语慢很多,比以前测得的英语对汉语1:3的速度进步相当大。不过专业闲书比专业书读起来还是要困难,非计算专业的专业科普就更困难一些。
微信图片_20200101164819
3. 背单词

单词还在背,百词斩1411天。扇贝因为每个词都要选”认识”,这样的复习方式无聊得很,但是舍不得打卡这么多天,把量降下来但是没有停。利用扇贝的每21天补打卡一天,已经追平百词斩,也是1411天了。现在,并驾齐驱。

百词斩复习完成10轮,托福单词复习正在第10轮,专八单词复习正在第2轮。

扇贝听力精听每天5句,七八分钟。泛听想起来就做一做,阅读除了每天2篇任务对付一下,也并不认真。在其他线索中的阅读和泛的量要大很多,重点并不在此处。

10月新加了aboboo精听,每天半小时左右,到现在87天。最初是听科学60秒,口音、吞音、生词难词把我痛苦得不行。近半个月改为新概念3抠词和新概念2句子,同样是20多分钟,放松很多。难道对于感受的影响真是明显啊。

我相信单词量仅靠阅读是不够的。因为为丰富单词量所需要的阅读,应该不是一般正常外国人类能够承受的。很多单词相对生僻,需要阅读很多页也不见得能再遇到一次,再见已是故人早就忘却。所以,还是得另行背单词,并佐以 (或正餐?)也阅读才行。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50
二猫的单词量在百词斩里已经6000多了。按每个单词1元钱,收入相当惊人。不要相信”百词斩”的单词量不准,这就跟说练马拉松的没肌肉练健美的都是死肌肉一样。谁也没有说百词斩的单词量就是准的,这玩意有准确权威的定义么?马拉松的肌肉再白健美的肌肉再死,也比成天坐着不动要强很多。做得不够完美,与不做的错误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27
4. 锻炼

keep一直在练,没有中断,已经 KG.13级别了,主要就是靠时间积累得到的点数。当初觉得KG.11,12,13都是无比久远以后的事情。如同远山,边雾笼罩,但是只要低头行走,慢慢地就都到了眼前。

各组训练都一度达到K3、K4级别,引体向上达到20个。每过一段时间,就能解锁新的动作和新的一组训练,似乎可以就这样一直上升。一场感冒把我打回原形,一月有余再练起来,从初级开始慢慢往上爬。所以科学训练中最怕的还是伤痛,太耽误时间了。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39
5.编程

年初,和同事一起讲了一次 Scratch 讲座。戒慎恐惧,小心翼翼。那些孩子看起来都软乎乎的,深感责任深重。自己能做出来,和把别人特别是孩子也讲明白,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问题。同事们帮我备课,把难度降低到大家觉得孩子们能接受的程度。向二猫和二猫妈请教,再调整难度和趣味性。在每次课程回来,再深切检讨,调查明天的计划。4天的短训,把我累够呛。

二猫除了参与备课,全程助教,负责在我讲的时候演示操作。技术上虽然熟悉,但是她对大人的阴谋还不能了解。我假装找不到某个角色的位置,问同学们在哪里。她从机器前跳起来,跑到大屏幕上指着说”在这里”。

她不想做助教,想做学生也领奖。她还不知道,有些奖励的到来比较缓慢。她觉得scratch是自己学的,”爸爸就给我本书,让我看,我照着做,有不会的就问,然后就会了。”秋季学期,二猫在学校的趣味编程社团,一直被老师要求做个游戏,然后给大家讲制作的过程。在另一个课上,老师关了她的屏幕,说你怎么打游戏呢,她说”这是我自己做的啊。”老师不怎么信,她一顿讲解。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46
下半学期,我和二猫一起参加了河海大学的MOOC课《基于游戏开发的C语言程序设计入门与实践》。所谓一起,就是看视频一起,作业还得分别各自完成,我替她改过一两个bug。二猫交作业不完整,但是数量应该高于大多数同学,因为最初在作业互评中我俩互相批到了对方的作业,后面的作业干脆变成了交作业数量不足,不能互评。

最后的大作业,二猫画图做设定不亦乐乎。我不由得担心,这是要走向PS之路啊,入手快吸引人但是没难度。担心是多余的,后来写代码她更不亦乐乎。遇到困难憋了两三天不问我,等到找我看的时候已经把几个bug分别隔离在五六行以内。其中有个bug,是 _kbhit() 以一定概率不能捕捉到所有按键。这种打破”可重复性”难以再现的bug,我找起来也颇踌躇。二猫在2019年初用C做了Mud游戏《猫之谷》,还有半个《火星救援》,都还是纯文本的。到了年底,终于能用C++而不是Scratch做出图形游戏了。

这门课我上得也不轻松。一共16次作业,加最后的大作业/考试,我全交了,一次没落。每次都需要半小时到2小时以上,很多小地方看着简单,但是快速完成相当考较功力。到最后的大作业,时间紧迫,我不得不祭出利器西红柿时间管理,并且开列了功能列表。还给出了开发和测试路线,保证在代码未完成的工作过程中几个重要节点可以编译和测试。堪堪及时完成。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22
二猫下半年参加信息学普级组,获得了一等奖。她的科幻小说《狼蛛》,写信息学比赛和养昆虫,已被《科幻世界》(少年版)接收。我没改几个字,整体框架完全没碰。

6. 科幻

艰难努力,《9000秒》交稿了。

一篇短的,《官道岭》,《科幻世界》接收了。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28
7. 再见老友

年末读《枕草子》。有时哈哈大笑,有时觉得这人真逗,有时觉得作者真是个小心眼,有时赞叹观察真细致啊。一翻一翻,有天突然惊觉,这不就快要看完了么。就是那种感觉,痛饮之中突然觉察到酒要没了,酒消耗得比你的理智消失得更快,时光比你意识到地飞逝得更迅猛。暗夜将尽,晨光即现。苦咖啡和漫卷的书页,和无限遐想都要告一段落,工作中烦人的部分马上就要开始。

是那种感觉,老友就要告别,长久不能相见。

我不由得伤心,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这样千年一遇的好书呢,这样有趣的人儿,几千年以来能有几位呢。就这样一页页翻下去,边翻边挥手,再见老友。在离别之前,好好珍惜。

再见老友,合上《枕草子》的纸页,把《春琴抄》放到书架上。再见老友,神秘岛在一声巨响里炸裂成碎片。再见老友,Oracle 宣布停止Sparc 硬件研发。

跨越时间空间和语言的阻隔,老友们和我一起走过又一年,共同呼吸春风,历夏雨滂沱,抚过秋叶听婆娑的声音,看深冬的星夜静默不语,飞机的航行灯闪烁掠过长空。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48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41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37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32
写一篇博客,回顾老友相聚酒肉畅快。张铁子读了提到,咦,暴雨突如其来,那个大喊一声”跑”,怎么这么耳熟。翻看以前的记录,哈哈,正是完全一样的场景,连这样大喊一声也丝毫没变。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401
《最后一滴血》里,女孩告诉兰博,世界变了,早就没有人写信了。《英雄本色》里谁也这样说过,江湖变了。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34
看《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旁边隔个空座位的那边,一位父亲耐心地给他的孩子一会儿讲讲这是谁,一会儿讲讲为什么会那样。孩子的母亲是陪着来的吧,全程无声,孩子东问西问。到了高潮结束,主人公们即将大获全胜,这位父亲开始打电话,”哪套哪套房子,什么什么指标,能挣多少多少钱。”屏幕上一个小情节,”那先不说了,回头再说。”

事后提起来,我说,”星战的爱好者们,后来就成长为了这样的油腻大叔。”二猫妈说,”还有些,连这样的情怀也没有了。”情怀就是,无论星战如何改变,如何越来越差,我还是依然故我,去看去骂。

在《兵临城下》里,从一开头,到最后,狙击手都默念从小学到的原则”I am a stone. I do not move.”

岁月流逝,万物流变。再相见的时候,老友,希望我们仍一如既往。或者不变,或者成长。至少,不为腐烂找些更烂的借口。
微信图片_20200101163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