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手续,为生存努力

手指头好点了。看见蜂子我就紧张,是不是黄油还是洗液里有啥东西啊。蜂子大白天住窗户里飞,还奔我来,不敢伸手,就对它使劲吹气。感谢《神雕侠侣》。

明天还要买车锁,上班的地方步行半小时左右,新鞋有点累。
一定要买咖啡,不管贵贱。最后一袋也没了,头痛。
要记住排骨的地方。准备买意大利面条试试,今天看斯里兰卡邻居煮面条想起来的,他说不是noodle,是micronii(发音这样,拼写忘了),那玩意跟面条应该差不多。

花了几乎整个上午找办计算机账号的地方。好不容易找到,因为重建,连门都没找到。打听到新地址,在什么街1号。2号我都找到了,就是没有1号。其实我曾经路过,拉门没拉开,因为锁着。我的方法是见门就进,进去就问。thank you so much,出去来继续找。结果就是这个打不开的门就是”数据中心”,用不知道什么文字写的,能看出点样子,不是英文。

上午的后半段办了Nordea银行卡,9个月时间太短,没信用。关和刘建议的master card申请不下来,申请了一个electon card,每月交1元钱。说网上的账号要再交一元,恩,没办。结果关和刘说必须办,房租啥的都是网上结算。好吧…2元每个月。
在乐于助人方面,今天见识了芬兰人,很赞。我进银行的时候,一下蒙了,立定。一群老头老太太在椅子上坐着,跟上课似的,一看就是排队,回头看一个箱子,像排号机,也像垃圾箱,上面贴满了非英文小字标签,我手在那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该按哪个。一个女生过来问我需要帮忙不。感动够呛。说要办卡。她告诉我面前那个才是排号机。好,谢谢。排号机上也全是非英文,我手就定在那儿。她又回来了,看看,明白了。替我按了个钮,排号单子有了。
更赞的在后面。我排了半天号,还没到。看到那女生找info问啥,以为她有什么要办的。过一会两人过来告诉我排错号了,sorry(今天问路一长跑的哥们也是,指路费了他半天劲,我都不好意思了,说你接着跑吧,他一个劲说sorry),又替我排了个号。
这两天问了不少路。街道不直,都是东南-西北这样的方向,关和刘领我走一次还是忘,所以总问。老外都很礼貌、热心。

然后去办社会保险。其中有一项很有意思。填孩子的信息,有一项是孩子的母亲的姓名、出生日期,我当时就是语言没那么流利,要不然肯定脱口而出,”我不刚填完妻子的这些信息么。”恩,上面还提到第几次婚姻,明白了。后面再有孩子父亲的信息,我的第一反应是,那不就是我么。恩,他们不知道填表人是男还是女…
不懂我就问。什么婚礼形式,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看不懂就说不懂。官员阿姨就告诉我了,填No,填yes,应该选这项。

办电话卡。

今天教授委托一个叫Tiina的女士帮我找宿舍,收到邮件正吃午饭,赶过去没找到。在Domus(Abo的guest house)只能住6天,因为没有更早预订。她为我联系了Turku大学的guest house,然后我再到那住6天。之后怎么办还不知道,因为学生村在十月一日前都不会有空房。可能到市场上去租一个小间的,给了我一个网址,是中介公司,整个都是非英文,英文服务要收费,算了,周一再去跟Tiina谈细节。
Tiina说两处guest house的支票都会直接寄到系里,不用担心,可能是替我付钱,周一我问问。

博士后的问题不知道真假,不知利弊,回头我得问问。

照了些照片,网络上传慢,以后再传。
另,照了不少街道拐角,免得迷路。
填表时问”你有住址么?”。”有”,我就把相机拿出来,翻到那页,抄拼写。找不着路了,也准备翻出来问老外,”就这儿”,不过还没用到--找计算中心的时候用了一次,告诉老外,我就是这么一路走来的,他说”走反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