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穿越

以下是芬兰期间写的一篇博客。终于回到伟大祖国的怀抱,安全了,发出来。我得写下来,回头万一失踪了你得知道怎么回事。今天行走可真是爽了,我对穿了军事禁区,又穿回来。目标是海边一大桥,快走到一半的时候路灯亮了。
一路上,还是问问走走。最后终于遇见俩看起来像俄罗斯的哥们,此时路线也找对了。
他们说,一直向下走,路到头了左转。我看看地图,差不多。
路还没到头,海风就很大了,而且方向确定。
我提前左转,沿一条路一直走下去。第二次,也就是往回穿军事禁区的时候,我回想,
来的时候确实似乎看到过两个硕大的红底黑还是白字,上写STOP。
我没注意,当时似乎还写,可能是停车场指挥车辆停放的吧。
还路过了一个地图,回来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旁边标注着,军事禁区。先说去。
反正我大摇大摆就进去了,一路走下去,车和行人越来越少。
但这没引起我注意,因为本来人也不多。
右侧就是一条极大的马路,通往那桥的,但我想可能会吵,而且我离此大路不远,
丢不了。
再说,海风方向极稳。这时想上厕所了。
东看西看,都有楼。
旁边一排雪堆,一人高,但是楼上可能是能看到。
还向前走。路上雪不厚,但很硬,踩下去鞋印非常清楚,像冰茬的感觉。
瞄某座小山包的时候,实成地摔了一跤。但是没啥事。
锻炼都没白做。
这才注意到,路上全是冰。照了两张像。
后来看地图,这座小山包上,有几个井似乎的东西,不会是导弹发射井吧。向前走,找个隐蔽的树下撒了一泡。
再向前走,朝着楼和路上的灯光拐过去。
看到了海边一大片芦苇似的东西。
终于到了海边。
失望。
桥不大,远比我看地图时想像地要小。
对面就是岛,不远。灯光就在眼前。回头一看,一个黄牌子。
黄牌子有多大,在卫星地图上能看到。
我好像是离着几米远,一眼就看到了军事二字。
四五排字啊。
凑近了,上写,军事禁区进入会受到惩罚的痛苦。
下两种文字是英文和俄文,上面的估计是芬兰语和瑞典语。我想了半天。从牌子的方向看,应该是我来的方向才是禁区。
所以,我不能回去了。
前面是海,左边是芦苇,所以我决定向右走。
走了不到十步。步步都陷下去一二寸多。
我想不行。虽然不知道下面有没有水,就是全是泥也够呛。
而且前面不知道多深,万一淹死了没人救。
四下无人啊。我决定上山,从禁区牌子旁边绕过去,不走原路。
结果上了半路,发现地上有个东西,看不清,是个圆圈,
上面好像还有点什么。
越想越觉得像捕兽的陷阱。我就想,算了。
说不定上面有地雷啥的。
或者,黑天半夜的,出来个哨兵把我毙了。
那就没处说理了。
在路上被抓,大不了是的擅闯禁区,最多遣送回国,
要是隐蔽的地方,就更吓人了。后来看地图,我没继续上山是对了。
禁区四周全是铁丝网,按我的一惯做法,反正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十有八九会翻过去。我当时确定想了再三,决定还是往回再穿一次禁区。
总比淹死强。
不过我坐火车的时候确实见过几个芬兰军人。
一米九到两米,相当骠虑悍的样子。
平头,只有几毫米左右,白头皮,黄头发。
眼睛锃亮,目光坚定,相当慑人。
不过,还是比淹死好。
那样不定什么时候才有报道呢,也许春天吧。往回边走边回忆。
往回走总是比来时候快,因为不用问路,不用想,按记忆走就行了。
这时我就开始怀疑,这个房子里是坦克,那个里是装甲车。
其实一般来说,应该不是这些东西吧。
反正一路顺利。终于到了快到门口了。
路右侧,草坪上,赫然是两门炮。
我来的时候就没见着。
走过去之后,我站那儿犹豫了半天,还是不拍照了吧。
安全要紧。STOP牌子,还有跟刚才一样的禁区警告,我都看见了。
正对着我进来的方向。再往外走,到门卫那儿的时候,门卫那房子外的灯刷一下亮了。
好几盏呐。
我站那不动,对着那屋子。
过了一会儿,看没人出来,我走了。旁边就是地图了。
地图旁是禁区警告。
还有个牌子,上面画个摄像机。
是里面有摄像机监控啊,还是不让拍,我就不知道了。
没注意上面有没有禁止那红圈和斜线。后面先后有三辆车超过我,每一辆我都在想不会是来追我的吧。往回走顺利很多。
抄近路穿街道的时候,
看见一灯火辉煌的地方。
后来发现那是我常去的citymarket的另一个门。
心可算是放下了点。回家洗澡,一边洗一边想,这就别发公共博客上了,单独寄给你吧。洗之前看过表,一共走了2小时10分钟。
后来重量地图,往返超过10公里行程。
去的时候比较慢,回来还是相当快的。
以后还是走大路吧。
小路往往冰雪清理得不好,而且晚上有点黑。
大路边的自行车专用道走起来还不错。
车比长春少多了,虽然有股硫磺味。现在想起来似乎没啥,当时发现刚穿的是禁区,而且前面没路了,
真是有点害怕。
往回再穿过的时候,那真是有点冷汗淋漓啊。
说实话,异国他乡的,挺吓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