霰雪,一瞬之久

霰雪,一瞬之久

霰雪给飞,在正午的阳光下若隐若现。

自然课告诉我们,霰雪颗粒是水滴在低到零下三十度凝结而成。如果温度较高,
就只能形成大片的飞絮,飘飞的那种。当这些微小的冰晶在空中迅速划过,姿态
翻转,可能会有某一时刻,刚好把阳光反射到我们的眼中。镜面如此光滑和微小,
以至于当它处于任何其他的角度,我们都难以觉察到它的存在。

这些一闪而过的存在,让我们欣赏到正午阳光下寒冷空气中闪烁的星星。

霰雪由水汽到水滴到冰晶,至最终坠落人间,至最终混入尘埃。它们存在于我们
的视野中也只有那么一瞬。

其他的恒久过程中,它如同从未存在。

如果那一瞬你刚好转头向着别处,甚至你刚好眨眼,这一片雪花将与你永无相见
之日。

是的,你仍能看到万千闪烁着同样阳光的冰晶,相同的清凉的风,相同的街角,
相同的你的眼睛。

只是,即使掠过你视线的那片雪花与我此刻的每一个分子每一个原子的组成都别
无二致��这一刻的这一片雪花,将永远错过。

世人会对着流星许愿,取意机会难以把握,失去的永不再来吧。而霰雪划过天际,
这一瞬比流星更加短暂。

这一瞬,如果我们能来得及许下一个愿望,那一定是最希望实现的、最真实的情
感。

这一瞬,是否足够长,能容许你许下一个愿望;
这一生,是否足够长,能容许你反悔或实现这个愿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