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效率最高的地方 zz

工作效率最高的地方 zz想像一下一个典型的办公室,在一个银晃晃的大楼里,睡眼惺松地坐电梯上某一层,刷员工卡进到宽敞但被分为很多狭小隔间的办公室,每个隔间都塞满了电脑、文件夹等办公工具,明亮的灯光倒是赶走了不少睡意。可问题是,你在那儿工作效率高吗?
  37signals的创始人之一、《工作大解放(rework)》的作者Jason
Fried在TEDxMidwest上的观点就是,办公室很不幸已成为工作禁区,很多人在办公室办公的效率极低!他调查了很多人,问他们何时效率最高。答案各式各样,有特别喜好某一特定地点的,如:自家走廊、地下室、厨房、咖啡店、飞机、出租车、图书馆;也有特别钟爱某个时间段的,如黄昏、清晨、午夜……不过,这些答案中竟然没有"办公室"!?  为什么?Jason表示,办公室成了消磨时间的凶手,成了琐碎小事的集聚地。想想看,来办公室的路上花上1个小时;到了办公室整理文档、清理桌面、泡茶泡咖啡又可能消磨了半个小时;再吃个中饭,回来再跟同事聊聊八卦,又是一个小时;上司下午又召集大家开了个会,困得要死,不过幸好快下班了;五点了,收拾一下东西,看看今天的新闻。一天就结束了。很多时候办公室的工作只是流于形式,其中的时间折损是惊人的,1人消耗3小时,100人就变成了300个小时。时间就是金钱呀!效率就是生命呀!
  工作其实就像睡眠,它是有阶段顺序的,要进入深度睡眠状态,就得经过前面四个过程,并且中间不被打扰。所以工作,特别是那些需要思考与创意的工作,需要有一个持续漫长不被打扰的时间链。陈丹青也讲到,艺术学校不应该有"上课"与"下课",艺术是一个持续的过程,灵感来了就得全心全意地抓住它,实现从量变到质量的飞越,这时哪还顾得上什么休息?
  办公室是有各种各样的干扰因素,但公司担心员工若不在"办公室",怎么确保他们是在工作?他们上社交网站,看视频看碟怎么办?Jason说,拜托,社交网站时间就像是以前爹妈时代的咖啡时间了,总得让员工放松一下的嘛。况且这种是员工自身的因素,叫做"自愿干扰",办公室的干扰属于"强制干扰",管理层自己因为没有事情做,所以就专门组织开杀伤力特别大但一般又没有什么实际用途的会议。  那么究竟如何改变?如何让员工被问到工作效率最高的地方时,首先想起的就是办公室?
  Jason提出了几点建议:第一,安排某一天,比如星期四的下午是安静时间,任何人都不允许说话。这时候可以看到事情解决的进度明显加快;第二,改积极交流成消极交流,比如减少当面交流,更多地使用邮件。很多事情都不是重要紧急的,可以不打扰别人,尽管别,分清轻重缓急特别重要;第三,如果你是管理层,减少无聊会议的频率,如果你是员工,勇敢聪明地敲掉烦闷的会议吧,放心,很多会议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迎接新的工作模式,你,准备好了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