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河谷

迷雾河谷喜欢徒步。有时会因为这个受抱怨。比如李记者、徒夫尹老师、瀚哥都分别提到
过,再徒步的叫上他一起。可是有时候,突然就决定想走。于是,所有的计划和承诺都是浮云了。离开火车站,走了熟悉的一段路,到了公交车站,却不想坐278。今天,就是这
样开始徒步的。10公里,2小时。起初迷了路,向南向北向西向东。发现进入了一片老城区。都是些没听过名字的
商铺。漫天大雾,街边积雪,半融化的路上黑乎乎的,有倒骑驴,有小推车。路
边建筑陈旧,牌匾粗糙,人们表情木讷。有几个路口的交通灯黑着,交警在路中
央指挥车辆,穿着深黑的警服,表情严肃。我隐约觉得自己从哪个时间空之洞穿越到了20年前,说不定哪个胡同就会走出个
理发的,手里把个亮闪闪的叉子打得哗哗响;也许某个路口会停个收垃圾的车,
穿白大褂的守在一边,一会儿摇一下铃铛。模糊的高楼藏在雾里,鞭炮声远远传来,忽隐忽现,不那么真切。这一切提醒
我,这真的是在2011年了,未来以后的第11个年头。后来,转了几个弯以后,定下了方向,奔东南方,大致是不会错的。只要找到伊
通河,逆河而上,总能找回我熟悉的路上。于是,东南方向。遇到了一些熟悉的名字,刘老根大剧院,家乐福。只是,它们
零零散散的,位置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应该在那里。然后,遇到一条笔直指向东南方向的路。但是附近却没有一点熟悉的场景,不知
道是不是已经应该向西拐了呢?手机只余一点点电,不敢打开gps软件,那个家伙的地图很占内存,会把gtalk断
开。那样,我就彻底与现代社会失去联系了。我电话亲人,我在哪里哪里,周围有何地标。这条路该当如何走下去。可怜电话
的那端是地图盲,告诉我这条路的前方是某某路。然也,我走了没两分种就看到
那条某某路了,这条信息被验证并失效了。考虑到电池,电话也不敢再打了。继续前行,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景物,亚泰大街的复道。我知道,沿着这复道一直
走下去就行了。可是当我走近才发现,那不是复道,而是立交桥。大字"东大桥"。听说过这个地方,似乎很远。这不是我既定的路线,迷路了。想折向西去找亚泰
大街,但是想想到了这名胜,该走近看看才是。拐过几座楼,就能看到整个大桥了。复道一直伸向远方,在半空里盘旋,气势恢
宏;复道的下面是一座桥,桥下是我期待已经的河水。所幸长春只有这么一条河。所以我的位置和方向算是确定了。只是,路边蹭过的小客车,还有半截子货车,似乎暗示我仍在20年前徘徊着。不管怎么说,只要沿着河,南下,总不会错。整条河谷都宠罩在雾气里,甚至看不到下一座桥。我只能看着脚下,沿河岸前行。有的地方路上很是冰,是雪化了以后再冻成的。一步一滑,连防滑鞋也不管用。
只能努力保持平衡。有的地方是没有人踩开的积雪,一脚下去没过脚踝,没过膝
盖。有人在河里放风筝。看不到风筝线,也看不到风筝。只能看到蓝蓝绿绿的小人
儿,扭着头看着灰色的天空,指指点点。他们站在河道中的小路上。小路是许多
人在冰雪上踩出来,细细长长,弯弯曲曲。黑色的小路,在灰色的河面上。有时两个人在小路上相向而行,走得近了,其中一个人停下来,靠到边上一些。
另一个人侧肩而过。仿佛这是浮桥,担心掉到水中。在一处河弯,有人把冰面上磨光,做成冰场。不知是什么动力的小车,在上面无
声滑行,从在车上的人也无声无息,车后没有人推。另一处河湾,一群人穿得厚厚地围着抽冰猴。我总觉得那是几只北极熊,守着一
个冰窟窿,就等着海豹露头,然后也是这样一胳臂轮过去。他们有时发出一些声
音,可能是笑声,也可能是咆哮,太远,我听不真切。我也不敢走近去看,担心
回转过来的是一张毛绒绒的短脸。有的地方,全是冰雪和死气沉沉的建筑,既没有人声,也没有树木。这样,我甚
至无法断言这是20年前的世界。也许,是人类以前,也许,生命也还没有?我怎么断定自己所处的时空?再向前行进,就是一片空旷。有时,有个体的垃圾处理厂,孤零零地立着风力发
电机的杆子,叶片纹丝不动。我只有沿着河前行,没有退路,也没有别的路可选。
远处偶尔有车辆的声音,但那都是在浓雾之中,根本看不到车的影子。后来,很久。里面的衣服已经湿了不止一层,外衣和内胆的领子都湿透了;帽子
里很多水。左脚底开始隐隐作痛。后来我知道,我的时速只有5公里。夏天的时候,我经常时速7公里到处跑,也没
有多么累。而在冰雪路面上,想从4公里到5公里,都如何艰难。终于后来一座桥一座桥路过,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霓虹灯的形状。那是几年前才架
起来的。过了霓虹灯,我看到了FB路,还有后面的别墅。这说明,我是2005年以后了吧。FB路上,我看到了套在那些娇气的树上的大塑料袋,把整个树枝都包起来了。那
似乎是2010年冬才安置的。当我打开门,二猫说"爸爸我喜欢你",然后跑远开始讲她刚刚经历的各种事情。
没有背景,也没有因果的。但是我知道,这是2007年以后。或者,我还可以定位
得更晚一些,因为二猫已经讲得很流利了。在河谷的浓雾里,我还在想。如果这是199X年,那么,我也许应该写下这段经
历,寄给以后的我。那样,他就可以不必选择这次穿越。我最终没有写下一个字。只是,我还是在想,你能确定地知道,这是此刻,还是
你停留在你人生中的哪段时间中了。我决定停在这里。虽然漫天浓雾,但是二猫已经在我的身边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