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疼时读隋唐英雄们

牙疼时读隋唐英雄们这篇也是关于工程的,最终所有的感想都会是关于工程的。因为你看,我是个工
程师,你还指望我能说些别的什么。牙疼,治了一个多月了。或者,更严格的说,我这辈子都在治牙,现在四颗恒
牙,就是被指望用一辈子的那四颗,上面各有钻了一个洞,然后堵上了。如果你不能想像钻的时候和所谓根管治疗的时候有多疼,我给你讲两件事。其一。在那万恶的旧社会,我绝无可能成为优秀的地下党员。因为敌人把刑具放
在我的面前,不必讲怎么作用于我的肉体,单是看那些小钻头小钢丝锃明瓦亮地
呆在白布上,我就会全招。问啥说啥。更不说把这些工具真正用在我的身上。那种疼痛,我想是人的意志不能控制的。疼痛让我浑身都不自主地颤抖,从腹肌
到舌头。连说话都是断续的,"别……钻……了"其二。高中的时候,我去看牙。那小伙大夫伸啥玩艺一捅,"是这颗吗?"我原来
半躺在那里,他这一下,我完全姿势不同,从半躺改为全躺,头枕在原来放屁股
的地方。我楞楞地仰望他,心想,"看来壁虎爬墙什么的还是有可能的。"他问,"疼啊。"我汗才冒出来,"你说呢。"你说呢,疼不疼。今天,终于堵上了。事实上,没治完。不止一颗,我都坚持不到医生希望的那一
刻。我不能,我的心脏也不能。注定不能成为英雄的人的共性,当回来以后咬到这颗新牙–两天以后固化–疼得
要掉眼泪的时候,我就开始看英雄的故事。不是刘胡兰黄继光的。是田中芳树先生的《中国武将列传》。题外话,我发现有些国家与咱们很不同。英国人和法国人都会以对方作为背景写
故事,英国人也会以丹麦作为背景写丹麦王子的故事,日本人有大量的以中国作
为背景的故事。咱们,据我所知,没有以别的国家为主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和
爱在温哥华这样的华人在外,就不算了。有谁知道的,感谢指出我的无知。我原本接受是日本人是暴露狂,就乐意写自己。现在看来,他们谁都乐意写。算
是对世界文化做贡献呢吧。题外话结束。田中芳树正讲到隋唐一代,真是英雄辈出啊。李靖遇到李世民的时候,李靖47岁,李世民17岁。17岁的李世民此前已经带兵救
过一次隋炀帝被突厥围困,因为杨广反悔了拒不奖赏来勤王的将军们,李认识到
这王朝不久矣,这时候他已经劝说老爸造反了。李靖年龄比较大了,不过此前也有传奇。他原来是著名将军韩擒虎的养子(?)和/
或外甥,这位韩将军牛到死了以后被大家尊为十殿阎王之一。李靖跟杨素讲兵
法,杨总理或者陆军元帅拍着椅子说,"这迟早是你的啊。"杨素死得早,没见到
李靖坐在那把椅子上,不过李素的老婆之一跟李靖跑了。这位老婆之一就是红拂
女。红女士的头发特长,在宾馆里梳头,被一位大侠看中了,似乎还言语调戏了
几句,基本意思是你跟我得了。结果大侠后来发现红女士的伴侣是李靖,顿时承
认自己没戏了,跟红女士结为兄妹,还留下话,你们夫妻以后有事尽管找我。这
位大侠就是虬髯客。李靖说完了。还有一位也17岁的少年,叫徐绩,也起兵反隋。因为年龄太小,不
适合当头目,就推了别人扮演头目,自己主事。他们建立的根据地名字叫瓦冈
寨,后来建了个国家叫魏。魏国有多牛,看看它的将军们就知道了,后来都挺有
名:秦琼,罗士信,单雄信,还有一个不是大将的,叫魏征。后来这群人大部分归了李世民,然后这位就领着大家去打尉迟敬德。尉迟长于马
上近战用长矛,李世民长于弓箭,他们两个后来合作,经常自己亲自去侦察。两
个人被好几千人追。到一小山包上,两个就核计,你去还是我去。于是尉迟下去
杀一阵,敌人略退,他俩再跑;再到一小山包,李世民刷刷一顿射死一群,敌人
又略退,他俩再跑。如是者三。尉迟敬德之能战,后来就和秦琼变成俩门神。这位17岁的恐惧少年后来也投了李世民,改名李世绩,或者李绩。尉迟敬德一生
后半段大部分都支持李世民,直到李世民要征高句丽(不是高丽)。李世民打了
几仗,也没征成,尉迟敬德就隐居了,不知道是不是兄弟意见不合了。只有李绩始终还支持李世民打高句丽,李世民死了以后,李绩也继续支持。直到
75岁,李绩把高句丽灭国了。76岁,李绩死了。这位17岁少年,年轻的时候在瓦冈寨还有个重要作为,是杀了隋国北方的顶梁
柱,那家伙一死,杨广就安心呆在江都不回来了。那个家伙叫张须陀,五十多岁没太大作为,当个太守。遇到绝收,百姓饿死不少。
派人去京城申请开国家储备粮仓的话,往返需要10多天,张觉得会死更多的人。
于是他擅自决定开了仓,后来被人告了,杨广也没批评他,还说做得对。张须陀以一个之力在北方独自支撑,而且占了不少地方。后来反隋的一方一看,
不整死你,我们就没有出头之日了,设了阵地把张围起来。张反复冲突,居然跑
了。跑出来一看,属下还都在里面,又杀回去,带出来不少。一看,还有属下在里
面,又杀回去,又带出来不少……反复几次以后,属下大部分都带出来了,张须陀
阵亡。张之死,于起义军是幸事,不过这位仁兄真英雄也。小恩小惠,甚至像李广一样
吸个脓啥的,和这个比,根本不算啥。张把命搭里了,这是真感情,不是表演。总之,那个时代,真是英雄辈出。看他们一个个意气风发,或者被剁了,觉得牙
也不那么疼了。然后想到卑微的我们。其实我们身边也诸多牛人,像谁谁,谁谁谁,还有谁谁谁
这样的。只不过,一方面牛人们的所做所为,在未暴露出小宇宙的时候,我们还
以为他是一介凡夫;另一方面,牛人们自有牛人的世界,他们后来就淡出了我们
的视线,成为传说–或者说,我们就淡出了他的视线。其实我已经亲眼见过不少牛人了。你没见过,是因为你还小,或者因为你视而不
见,还骄傲着以为自己也是牛人之一他也没啥呢。还有一种可能,你真的就是我以后要膜拜的牛人之一。或者连之一也没有。附:牛人啊,将来请别忘了,你当年看过这样一个贴子,在这里,我指出你是牛
人。微软思科,华为腾讯。php,jsp,java,C++,lisp。天下其实一直混战。大家都想跟着英雄混,或者,功利的,跟着以后成了帝王的那个混,把当前手上
的技术扔了。但是,谁最终会成为英雄,如果你不是英雄,又如何判别呢。经常有人吹牛啊,
这技术以后没戏了,那个技术一定会成为引领时代潮流的方向。那都是唬你呢。当年起义军招兵买马的时候,哪个不说自己是真命天子。又有几
个活过那几年。如果他真能判断出来,早就自己颠颠去开发,还天天教这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