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 vs. 众里寻他

一见钟情 vs. 众里寻他1.搜索与遍历一见钟情 与 众里寻他千百度,是爱情的两种境界,这在文本编辑和软件工程中
也经常遇到。我们最经常进行的文本编辑是编程序。请考虑一下这个情境,你要跳到文本的某
个位置。相信有不少人的右手伸向了鼠标,是打算去用滚轮了吧。但是,这并不是最快的
方法,而且是一种打算你思路的方法。什么样的情况最可能发生一见钟情?当你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人。那
么,你就只好一个一个一个一个看下去,直到遇到某一个,你感叹"啊,原来上
天为我准备好的那个人就在这里!"心理学告诉我们,在这之前,你的心中早就有一个对象的原型了。但是,你一直
可能都不知道。你看那一个一个一个一个的时候,每个都要判断,是这样么,是
那样么。如果我们换成众里寻他模式,情况会完全不同。这时,你事先就知道自己想要的
是什么。我们俗一些,比如:年薪百年,年少俊美,恩,还有很简单的要求,大
落地窗,大大的浴缸和大大的床。对了,还有满床的阳光。那么,就好办了。你根本不用一个一个…地看下去。因为全世界绝大多数人都
不符合你的要求。要求越明确就越容易实现,或者被否定。有人可能会说,这本身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爱情我就不懂了,文本编辑的时候
跳转到你想去的地方,那不是一个渐近的学习的过程,而是:要么,你知道自己要跳到哪里;要么,你不知道自己要跳到哪里。如果你一行一行地看下去,停下来挠挠,上上人人网,听会歌,又很心烦,又一
行一行看回去。我打赌一块钱,你不知道自己想要到哪里去。请对比女性和男性去商场买东西。女性可以不断地比较,了解,徘徊,而男性直
达目标,买到或买不到,然后就走了。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祖先里,女性是采摘
者,她们可以站那儿比较这个果子和那个果子,果子是不会跑掉的也不会烂掉的。
而男性是猎人,就这么一只兔子,打还是不打,一犹豫,肥不肥,毛色如何,白
不白,可爱么。这些都是好问题,不过,你的兔子已经跑了。更可怕的是,当你在森林中遇到一头黑熊。然后,你开始犹豫。我们应该做的是:断然按下 ctrl-s 输入你想要去的地方,然后回车。接下来继续你的工作。一行一行地看下去,你也会找到想要的地方,但是这中间的过程,会打断你的思
路。这就是目录、书签、回城卷轴存在的目的。当你去找某个朋友的时候,会挨个屋子推开门,然后施施然进去一个个对比么。
先知道你想要的,然后行动。遍历一行行,就是在等待自己终于知道想要的是什么。这个过程也是很美好的,
可叹人生缺少时间去经历。或者,别人缺少时间。2. 搜索 vs. 选择常看到有人这样看网页,一下下往下翻,只右手抓着鼠标,眼睛盯着某一处,别
的地方都不与计算机接触。这是被动的信息获取方式,就像发呆的同学看着老师的嘴一张一合。你同意某个
观点么,你不同意某个观点么,你事先预想了作者可能的观点么,你如何表达赞
同或者反对。还是,你毫无意见,只是想经历一下这个世界。看到不少同学在使用搜索引擎时遇到困难。为什么他总是找不到想要的东西呢?
因为他没有预设当他要表达这个信息的时候,会使用什么样的措辞。更深层次,
因为他不表达。搜索引擎需要你大声地喊出你要什么,然后他帮你找到。在网络上还有另一种东西,与搜索引擎不同的,类似黄页,叫open directory,
比如[http://dmoz.org/]。它像个殷勤的小跟班,老板,你要这个么,老板,你
要那个么。它与搜索引擎最大的不同是:它不需要你*主动*地表达。你只要对某个选项点头
就可以了。想到ABCD单选题了么。当你拥有选择的自由的时候,你失去了所有其他的可能。
只有随心所欲的表达,才是真正的自由。如果心里没有,那么连枷锁都不
需要。主动搜索,而不是选择各种别人提供的可能。武侠小说里的高手们,往往能在对手有弱点的地方,等着对方撞过来。那是因为
他们预判,知道对方要做什么。对未来的预测,也是主动搜索的一种。更高级
的,不是等对方如何,而是引导他去做。3. 规模在信息量少的时候,你当然可以慢慢地阅读。我想这是大多一只手看网页的人这
么做的原因–他的生命有足够的时间。但是,有时不行。比如系统管理员查日志的时候。日志有成万上百万行,你绝无
可能有足够的时间一行行看下去,慢慢形成对故障现象的认识,一行行去看某行
是不是记录了故障发生的原因。所以,你必须事先知道故障看起来应该是什么样子。然后,不是让那些行在你眼
前飞过,抓住符合特征的那行,而是使用grep,用匹配字符串或者正则表达式匹
配来搜索故障。使用这些工具,瞬间,通常不到一秒,可以完成。前提是,你要知道你要想的是
什么。并且,你要用语言描述出来。五笔打字比拼音快的原因,就在于,五笔是不必选择的。时间就消耗在你在一大
堆选项里跋涉。命令行比菜单快的原因也在于此。旋钮的微波炉比按键电脑的容
易使用的原因,也在于此。因为不必交互。如果你找不到你想要的,而他事实上是存在的,十有八九,是你并不知道你想要
的是什么。3. 现实生活而现实是残酷的。我们经常见到点菜的时候,你我就这么做过,我们对付账的人说:随便。我们经常见到领导不明确说出自己想要的,而是等下属提出或实现出几种,然后
点头一种,其余的否定。我们经常见到清宫剧里的皇儿上儿,是这么个发音吧,他一句话也不说,等奴才
们实现各种方案,然后嘉许一种,其余的斥责。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主子并不表达自己想要的还不是最糟糕的部分,最糟糕的部
分是他还会对你的实现做出评价。所以,那些能指别人需要却不能或无能说出来的人,都是牛人。比如心理医生,他说:你看,你就是这么这么这么想的,所以这事也没啥。然后
你点头,对啊,我早就该知道我是这么想的。你之外的另一个人,比你更了解你想要什么。但是,说"对对,这就是我想要的那个人",在现代社会,往往是病人,而不是君
主。或者既是病人,也是君主。你是不是点头了?对对,这就是我想要的。我们习惯于在交互中表达。我们说了一小段,然后等别人的肯定或否定,或复
述,然后才敢于或舍得继续下去。而在真正有价值的交流中,这样的沟通太低效
了。当你写作论文,文献,手册的时候,如果你的表达不够清晰严谨,读者要做的比
喝令你闭嘴还简单,他会直接关闭文档转身走开。他绝不会巴巴地问"您老要说
的是不是啥啥啊",然后你说,"着啊,小某子,进步了啊。"这绝不会发生。想要求别人理解领导的心思,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你得是领导。而写论文、文
献、手册的人,往往都是被领导的。哲学家们写作时也是一样。他们思考世界我们啥的都是怎么回事。可悲的是,每
个时代,或者几个时代,才出一个哲学家。他们都非常孤独。我读罗素<西方哲
学史>的时候,每每感叹,谁谁太孤独了,等到一个能读他的人出生的时候,他
都死了好几百年了。如果这些哲学家们以信赖于交互的方式写作,他们对于世界的思考,一行字也不
会传下来。他们边写作边猜测,我们会如何理解这段话,会有二义性么,会误解
到什么程度。我们读不懂,不是他们写得诲涩,而是因为这东西就是这么难,同时,
我们就是这么面。我们面到不仅不清楚领导想要什么,有时候甚至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人人网上我见到有同学抱怨机房在课前开得太晚了,只有"到点"的时候才能放同
学们进去。我提醒一点:机房的老师要做准备工作。要做哪些准备工作呢,我不权威,只能猜测。机房的卫生(请回想我们扔的瓜果
皮壳和饮料瓶)、重启机器、维护机器处于正常状态、电力系统保养。如果每次课前没有打扫,同学们可能会抱怨卫生不好。如果打扫,同学们可能会
抱怨机房没有"提前"让大家进入。我们有时候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者,没有意识到我们想要的是矛盾的。又想
让马儿跑,又不想让马儿吃草。不仅同学,老师们导师们老板们领导们也经常如此。4. 表面表面上,我们只要知道自己想要的,就可以搜索了。但是,很多时候,我们所知
道的,不过是表面上的需求。用户需求到分析,这个过程可以use-case driven,让用户讲故事啥的,了解他
们想要什么。他们一定会说真话么?我们自己,说的就是真话么?有人追求传统,有人追求流行。表面上看差异很大,无外乎追求 认同。追求传统
的人说:我是优秀啥啥,才不屑于啥啥。追求流行的人也这样说。但是,在否定自己不是什么人的同时,传统与流行,都不过是*别人的*,老了的
死了的那群人认同的观点,或者当前大众认同的观点。连追求小众的人,都是希望更好地获得小集团的认同。为了小集团,甚至不惜违
背更大范围和更长历史的认同。我们自己,说的就是真话么?我们觉得大人物们渺视我们是他们愚蠢,觉得我们渺视更小的人物,那也是因为
他们愚蠢,但是我们没有质问人物应该有大小么?我们追示隐身查看好友,追求
星星月亮图标的的差异。我们想开宝马车,想坐红旗。表面上,我们追求的是与
众不同,但是,我们追求的是与某一部分"众"不同,期待的是对我们的高等级的
认同,对我们所获得的特权的认同。我们批评学生,表面上是为了他们好,而有些时候,不过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威权。
更有甚者,我们还可以说:这是为了让他们到社会上的时候不吃亏。我们自己,说的就是真话么?5. 规范以上,搜索时,我们希望自由地随心所欲的表达,但是,这真的那么容易实现
么?为什么会有菜单的存在。是为了规范和限制一部分人的行为。写代码的时候,黄同学告诉我:appfuse会按java规范,把所有下划线删除,把下
划线后的字母转成大写。这可以避免程序员犯非常愚蠢的错误,强制使用骆驼符
号法,同时它拒绝了程序员的自由选择。因为它认为你是愚蠢的,所以,你没有能力自由表达,再所以,你没有资格拥有
自由表达的权利。我们捂住孩子的眼睛,我们给他们一块红布。告诉他们,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
而不允许他们伸出手去触碰哪怕一点点细菌。请不要联想太过丰富,至少在工程上,菜单有存在的必要。不是受用户的智商
所限,而是他们时间太紧,没有功夫接受培训。6. 领导当领导划出道道来,说这就是解决问题的全部可能方案,你只需选择的时候,那
就是你失去创新的时候。那是领导的创新。在工程上,我们按受上级指派的任务,按规定的方案实施。那是因为技术的差异
和责任承担范围的不同,我们在自己的领域内仍然可以创新,不是因为上级的等
级更高,也不是因为上级拥有更多更好的特权。当GFW封住因特网,告诉我们只要看什么就能富国强民创新科技的时候,我就想
起了以上这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