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得有多么艰难

生活得有多么艰难

前两天回通化,见了初中刘同学和高中于同学,听他们讲了一些同学目前的状况。我妈还给我讲了一些亲戚的现状。总得来看,我的初中同学过得普遍比较惨淡,高中同学回到或留在通化的都是一方牛人,小康生活,离开通化的都老牛了。留在通化的,牛到我大致提提他们是干啥的,就非常容易人肉出来;在外的牛到,遍布世界各大城市和北大广。亲戚们的状态普遍不咋地,过得比较咋地的亲戚,早在我上小学以前就基本断联系了。

想同学们过得好的好坏的坏,从通化到长春以后,抑郁了几天。然后大学郭同学从四川来长,大家一聚再聚,他们喝酒我看着。大学同学普遍过得不错,像小建早在好几年前已经达到很多人心中的人生巅峰,不过,他本人的巅峰可能还远没有达到。当时学习最好的男生和女生两两结合,现在都过得非常不错。学习其次好的那些散在各研究所和高校,还有的在中学或者教育局成为骨干或领导了。当时的牛人还是牛人,当时像我这样排在最后的还是排在最后。

我突然就明白了思考了十来年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成年人要求孩子们好好学习,而自己成天就打麻将,甚至也不是为了应酬,就只是享受。因为在学业告一段落以后,社会阶级就定了型(至少大家这样以为),无论如何努力,再无希望。现在,甚至有不少人认为,一旦出生,社会阶级就已经定型了。这样的时代,以前也有过,倒是不稀奇,比如魏晋南北朝。不过,咱们还是别在这里讨论了,有些人甚至相信中国不存在阶级呢。说起来伤心。

今天下午跟李同学和小牛同学聊天。李同学特意穿了我们结题电化学工作站时的半袖,我们的左袖口上有个循环伏安的图,好像是铂电极扫描铁氰化钾的,我记得。但是当时我神情恍忽,竟然没有注意到李同学用心良苦,虽然我也恰巧穿了这件。不过后来晚上我和李同学在西兰花雕塑喷泉下面遇到了,合了影,算是补了遗憾。下午,我们谈到各种未来和计划。小牛同学说,有些人在很多年里逐渐就忘掉了自己的理想。一叹。

希望我们都能记得自己最初的理想。希望李同学也能够完美实施他的计划。

另一个体会。到长春,开网页,看看新闻和douban,觉得通化的现实与小资们的生活体系,是完全隔离的两个世界。先前在通化的时候,电视的新闻正重复着大约一周前网上的消息,我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呢。后来在长春的时候,看到douban上小资们依然故我,又继续推出各种新鲜消息,保持着对他们自己的情怀,也顺便对广大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充满了同情的态度。这么伟大的同情,却在这么久的时间里没看到产生什么值得一提的效果,也是奇迹。

我又回到了小资们中间,喝咖啡写代码,提心吊胆怕下岗。生活真是艰难。

——————–

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

[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

[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