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边界,不可逾越

有不少同学在读我的博客的时候,都先预设一下,这一篇是技术的呢,还是生活或扯淡的呢?其实二者并无明显的界线,如果我们不能使用相同的原则处理生活和工作,那世界该复杂到如何可怕的程度啊。

昨天新闻,长春154公交车上,一女子因为睡着了没有给老人让座,被老人殴打。细节从略。在十年多前,对这样新闻的态度将是一边倒地批评女子--怎么能不尊老爱幼呢,怎么能忍心让老人站着呢。现在反面的声音开始取得了强势地位--不是老人们变坏了,而是坏人们变老了。

就跟评判合同纠纷一样,我们应该先抛开善恶 (低于道德,或超出道德) ,来看看系统边界。否则,我们就特别容易陷入一个特别中国式的误区:要么这个家伙是个圣人,要么这个家伙是个恶棍,二者必居其一;反正正常人类是不存在的。

系统边界,是先天的或约定的,系统与系统之间的隔离。当系统A与系统B交流时,系统A可以根据系统边界的契约 (或先天的)预期系统B的行为。

在软件工程中,系统边界是整个生命周期的第一步。在自然科学中,确定问题(也就是边界)是第一步。边界是铁笼,是孙悟空给唐僧画的圈儿,绝不对逾越。

有同学说,那逾越了呢,唐僧不就跨过去了么。逾越边界会出事,比如被白骨精吃掉,或者预料之外的代价--我们应该把孙悟空被咒的痛苦作为一个变量考虑在内,而不能漠不关心。逾越边界意味着一件最大的事情发生了,即我们换了一个问题,或者说,我们换了一个系统。

争论的时候,如果双方发现讨论的根本不是一个问题,或者范围不同,就应该立即停止争论,重新界定范围。是一个道理。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很容易理解下面这些事。

1.开车的司机说,非机动车道我占一下又如何,反正现在也没有车--ZHUMAO说,实线就是墙,压线就是撞墙。他把人的法则转换为自然的铁律来理解,容易多了。

2. 楼道里堆点东西又如何–不必讨论在消防事故万一发生时的危险,那不是你自己家的地方,任何对公共资源的不可共享的侵占,哪怕只有一秒,统统都是越
界的。

3. 素食的人评论 吃肉的也可以是好人,但是不吃肉的更好。如果你能用某个标准来评论别人,也意味着你超越了每个个体间的界限,并正在以道德实加压力。这与”我岁数大,你得给我让座”没什么区别。

从评论别人素食这一点说开去,你当然有表达的权力,但是绝无要求别人按你的期待回应的权力。如果道德附加奖惩措施,就越过了道德的边界,而开始扮演法律的角色。从不吃肉的更是善人,到殴打不给让座的乘客到浸猪笼,只有一步距离。这样的例子在我们的传统文化和反映了我们传统文化的故事里,比比皆是:师父废徒弟武功,清理门户,决定婚姻,人身依附。

所以,以素食为例,你不能说我”不是更好”,甚至不应该评论”不吃肉的更好”,正如我也没有恶意评论”吃肉的智商更正常一些”。当我尊重你的选择的时候,也麻烦你自觉一点。你别说我不善良,我也不说你傻;你别说某些人更善良,我也不说你以外的那些更聪明。如果你胆敢越过边界一步,看我不斩断你的手指。

有同学问我,”老师,你也不信基督教,为什么会了解这么多基督教的事儿呢。”说实话,攒这些东西,就是等你们向我传教的时候,心情不好用于反击的。我都没给你们讲共产主义什么的,你给我讲什么基督或者佛或者孔子的理想。大家相安无事,仅在世俗的世界里严守边界,不好么。

严守边界。边界有些是法律或先天约定的,有些是甚至你我的契约的。有同学说,契约不能变更么?当然能。

契约变更的要求是: 按契约要求的条款赔偿。最近看来些事件和评论,有人认为在契约破裂的时候为争取自己的权益 (不是权利)而采取些手段 (比如欺骗)是自然的。这个”自然的”,就跟”我也不能咋咋样”啊一样,都是非常扯淡的。

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取决于你如何对付朋友,恰恰取决于你如何对待陌生人,如何对待敌人。

严守边界。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唯一能做的。

契约边界的底线,就是字面上的意义。契约当初如何约定的,无比喻地、无抒情地兑现。

有的同学会说,这么简单?对,就这么简单。甚至连这么简单的,很多人都做不到。这就是为什么高晓松醉酒驾车,其错在先,却很多人为他服刑叫好,说是真男人。能不折不扣地兑现你早就想毁掉的契约并不容易。

什么情况下可以越界呢?在别人同意的前提下,付出你更多的利益,这是可以的。对别人好,为什么需要别人同意呢。因为你也不知道别人是否觉得这是他想要的,你没有权利和能力替别人选择。

当你付出利益的时候,还要注意一件事,就是不能连带把不属于你的利益也付出去。当年有官员裸捐,我到现在没有想明白,明明财产是他和他的妻子的,他一个人做得了主么?颇有些人认为能做得了自己妻子的主是男人范,其实不然,这跟打老婆或者用老婆还赌分明就是一个水平线上的。不需要太多地说理,只要考虑到你的老婆 (这一角色只是她社会角色中的一个)也是与你同样的人类,就够了。

此外,契约所产生的边界,除非另有约定,不可让度。什么意思呢?前高法副院长说,有麻烦不要找法院,要先找德高望重的邻里论断一下。

法国人的观点是,国家与公民之间,再无中介。公民唯一赋予国家的暴力权力和裁决权,不可让度与”德高望重的邻里”。这就跟初中小男生送给你这位梦中情人的玫瑰花,你再觉得它适合送给你的梦中情人,也不能把这一朵送出去。你可以拒绝,却不能转让。

上面说了这么多,边界都是由契约构造出来的。我一直隐约提到除契约以外,还有来自先天的边界。那就是一个人的自由,不可舍弃,不可让度,不可侵犯。关于自由这一边界,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是欺骗,我们下回再说。

————————————————————

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

[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

[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