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卡

取了银行卡
上午去了一次,没带身份证,办不了。办了网上银行
每个月再交一元。银行卡每个月也交一元。还了关同学钱,CIMO本月的奖学金没剩几个了。
如果下个月5号钱接不上,就得借钱交房租。在社会安全号那地方改了地址。
—-中午,宗老师来,关和刘带我一起吃饭。
有鸡腿啊
笑话一个,讲芬兰人的沉默。
两人喝酒。第一个小时,谁也没吱声。第一个小时结束时,一人说:"再来一瓶"。
第二个小时结束时,还是他说,"天气不错。"
第三个小时结束的时候,另一个人说,"我们喝酒,还是瞎扯蛋聊天。"另一则,不是笑话。说迎面一男人,如果跟你说话,要么他是外国人,要么他是精神病。另一则,有一人娶了芬兰妻子,聚会的时候发现男亲戚们坐那一言不发,过了很久再回去,还是那姿势。王志娟说:在party上,芬兰男生可以几个小时一言不发。据说我们在咖啡时间见到的芬兰人比较能聊天,这已经不是传统的芬兰人了,受过教育。
说,在这么恶劣气候下,男人的头脑都是用来想事儿的,不是用来聊天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