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不我待,而我为什么请你等

时不我待,而我为什么请你等1.今天上午,三位同学来参加第三次本科毕业论文答辩,同时提交论文。想来他们一定很愤怒–"我们九点就来了,让我们等到这时候。""这时候"是十一点整。具体的说,10:56。为什么请你等到这个时候呢?因为我们上次答辩之后的通知就是这样约定的。十一点,这是你与我之间的契约。十一点之后,到你的答辩完成以前,我的时间属于你,审核你的论文和答辩是我的义务。十一点之前,我的时间与你无关–也就是说,九点钟来了,是你的过错。或者说,你喜欢九点开始坐在那里。等待,自然是你的过错的自然结果。十一点之前的时间,如果你当时看到了办公室里的情况,我的那些时间是属于那五位同学老师的,我们几天前约好了。如果我接待你,意味着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我在浪费他们的时间。十一点之前的时间,即使我在空闲,比如看碟,上网,睡觉,打游戏。那也是我自己的时间,同样与你毫不相关。你不能要求我:"那就耽误你两分钟呗。"当我负责答辩的时候,我是一个机构,机构按约定的原则行事。当我没有开始负责答辩,即十一点以前,那就是我个人的时间,简单的说,我的生命,与你分享,需要我乐意。而我有不乐意的权利。希望你能明白。2.当我们结束答辩的时候,11:15分,一位同学电话我,他到了。后来我午饭后返回,他仍然在。我当时说,"对不起,答辩结束了。"对不起,我说错了。我应该说的是"遗憾,答辩结束了。"我没什么可以对不起的,那个对不起是误用,相当于"Sorry"。无论你出于什么原因,请重新申请答辩,向负责的机构,而不是我个人。我没有权利开始另一次答辩。关于原因,或者理由。当我们与人交往的时候,你的各种苦,请保留在你和别人的边界以内,否则契约就形同虚设。这就是以往带本科毕业论文的时候,我一直说的:"你恋爱了,失恋了,找工作了,找不到工作,要实习了,找不到实习,因而影响毕业论文。请不要告诉我。"我对你的个人私事不感兴趣。我的责任是指导和评价你的毕业论文。同样的,我对考试时你违纪的时候对另一位同学交头接耳的内容也没有兴趣,对你迟到的原因也不感兴趣。我也从不因为这些请求别人原谅。伤害个人,需要的是补偿,不仅是道歉。对于一个机构迟到,连道歉都不必,弃权是你的权利。3. 我高中的时候一度住在我姥家。有一天我请我姥在7:00叫醒我。她老人家在7:15以后叫醒了我。我大惊,要迟到了啊,"你怎么才叫我,不是说好7:00么?"她说:"还没到7:30啊。"她老人家伪满洲国那个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时间精度是半个小时为单位,而且是在她退休在家以后。
苏同学请人修理东西,约定的时间过后4个多小时,请的人到了。工人同学是男人。而我们都知道男人以言出必践啥啥为美德的。
我经常听说快递员迟到24小时以上。
我经常听我们这所著名的985(?)院校的同学报怨什么科目太难了。又想令以后的工作单位刮目相看,又想不付出代价。要知道富二代官二代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当我们嘲笑印度、巴西等诸多国家的不准时和落后时,请把镜子调转,看看我们自己。我们称自己的相同的行为是"自然的""天人合一的""后现代的"生活方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