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对你,正是对你的支持

cat_in_chain-727917

最近的照片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45506893/],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46651109/],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45962336/].

1.反对并非不支持

昨天中午,有同事要求我评论他们的技术方案。我给出了反对意见,认为不够完善。我理解对于我的负面意见他们的激动,如同XL同学所说,人家风尘仆仆地来了,一腔热情,可能满希望得到肯定,甚至赞叹,结果一盆冷水迎头浇下来。

有的同学可能会说,你委婉一点呗。我试过了,我真的试过了。事关利益或者决策,委婉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利刃杀还是钝器砸还是湿毛巾捂。套一句话,大家都 是成年人,谁还看不出来背后的否定意味吗?或者说,我对那种说法深恶痛绝,类似于“你真的是个好人,但是……”有老师对我说过,“你真的是个好学生,但是 你考我这,我真就是没有名额。”我很诚肯地说,“老师,这个意思就是我不是个足够好的学生,我明白。”这很刺激我,刺激我的,并非我不是好学生这个事实。

一盆冷水,是因为,这是我所理解的,在工作中我们的合作关系就是如此。

同事所希望的,是我的认同;而技术讨论中,我们的认同唯一地只受到自然科学定律的限制。或者说,受到我所认识到的真理的限制。我可能是错的,但是我所能表述的就是――我所学习的知识和训练――不认同你的观点。

但是,这种反对并非恶意。标题换个说法,可能更确切一些: 我对你的反对,是我支持你的方式。

在工程、项目、工作中,对个人的认同从来不是其中的一部分。在这个问题上,只有观点,只有事件,没有人情。

我们往往故意或无意地把对我们的认同与对我们的善意混为一团,对 真假、是非、里外视为同一。真假,是命题或观点或判断是否符合符合事实,与道德和支持哪一方无关。这里的“支持”,特指“我挺你”这个意味,包括我乐意在 你身上花钱,我喜欢在你上舞台或进球的时候鼓掌,而不是“我与你的观点一致”。虚无主义认为,命题无所谓真假,我们可能在将来发现我们此刻认定的真假不符 合后来发现的事实。这并不矛盾。真假,也可以理解为“你所认为的真假”,或者说,我们的观点就是如此,无关对错,不说谎,不曲意逢仰。是非,指的是行为或 观点是否符合公众道德,或者你的道德观,这与我和你是不是一伙(现在流行说一国?)没有关系。我帮助你,可能只是选择和你一起作恶,并不一定我就认同你的 价值观;考试的时候老师抓了学生作弊,不见得是老师就认为你这么做“坏”,可能只是履行他的职责。真假、是非、里外,差别如此,混为一淡的话,我们就会把 不支持我们的,视为“恶”,或者视为“假”。

这种程度的区分,有位劝学生不要早恋的老师解说得非常透彻。他说,“你可以喜欢男生A的帅,但是你不能喜欢帅的男生A”。他把男生A与他的帅视为不同。

当我引用这段话的时候,你是不是隐隐地觉得我反对早恋?请注意,我并没有一点赞同或反对这位老师观点的意思,我只是说,他对于“区分”这种事,看得很透。至于我对于早恋的观点,跟这个话题根本毫不相关。

2.反对以外,还能有更强的恶意吗?

有的同学可能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除了反对,你还能(现在流行说 还敢?)表现得恶意一些吗?

当然。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

我给出反对意见,动机是积极的,是希望他们的方案/事业有更好的结果。我的学生们在我和讨论的时候,下手从来都非常很,不留余地的证明我是错的,并以挑战 成功而高兴。我从不觉得这是一种冒犯,认为理应如此,并为此感到欣慰――他们既对自己的成长负责,也对项目本身负责。

现在,暂时抛开我给同事反对意见这回事,来看看还可以有什么样的恶意。

一次我在GMS超市购物,找不到猫粮,问哪个员工哪个不知道,找了半个小时。终于买到以后,我在出口要求提意见,记录的小伙儿说,你是打错投诉哪位员工 吗?我说,不是,我只想给出意见,你们居然没人知道货位。小伙儿很为难,你不投诉谁,我怎么记呢。我说,我来。我记道: 我投诉经理,他没有对员工足够训练。

事实上,我也不想投诉经理(或者体制),错误就是错误,我只想指出这一点,至于谁该为这个错误负责,那不是我一个顾客乐于关心的。

讲这个故事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想说要把人和事分开,而是――冷漠。我一点也不关心某个员工,不关心他的成长,也不关心错误对他的未来/进步/评价所带来的影响。

我在China-pub购书,送来时候包装已经裂了三处,箱子敞着口儿,最大的裂口里,三四本书脊暴露在外。我只在微信朋友圈发了照片,提醒同学们小心。我没有告诉China-pub。

我甚至猜想如果告诉China-pub的话,客服可能会解释“这是因为物流野蛮装卸”“这是因为双十一到了”,甚至可能会说“不可能啊,从我们这出货的时候挺好的啊”。不需要解释,我根本不关心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一个顾客的责任,顾客不需要了解这种知识。

我能设想的最好态度是,“我给你把这一单免费了吧”。不需要,我嫌提供账号收钱麻烦。

我单纯地,都不愿意花费哪怕一秒钟通知China-pub。因为我不关心这个企业的成长和它的未来。它不再值得我关心了。

我愿意花上半小时一小时写这些给你看,但是我不愿意花费一秒钟向China-pub吐槽。这就是冷漠。冷漠,是比“不支持”更强烈的“反对”。这里的支持,不是“我挺你”的意思,而是我愿意为你期待地正面效果而努力。

与“我挺你”相反的,不是“反对”,而是我连反对都懒得吱一声。

3. 你怎么知道“反对”是我期待的,也许,我只是寻求赞同。你以批评为乐吗?

可能有的同学会说,“谁让你发表意见来着,我根本不乐意听,我要做自己!”

当然,你的成长,是你自己的,我根本不应该给出意见,除非你问我。而我的同事,他们邀请甚至要求我发表意见,所以我才说了。我的行为,与360那种不请自来是不同的。

有的同学可能会说,“我邀请要求的是认同啊。”

答案是,你找错人了。

网上现在有卖虚拟女朋友/男朋友业务的。他(她)们可以做到总是在线,网聊中总是捧着你,总是赞同你――因为你付钱了。你付钱买到的就是这个服务,“唉 呀,你真是受委屈了啊,这个社会你的单位你的同事你的同学你的老师对你太残酷了呢。”“你这样,真让人心疼了呢”“XXX了呢。”

有的同学可能会说,“你是说…让我付钱吗?”

你当然可以选择付钱,但是我不出售这些,你找错人了。这就是刚刚的答案。我不出售赞同。我只能赞同我赞同的观点,而不通被收买赞同你赞同的,除非刚好咱们一路。

当你诉求的时候,请略去苦心、情绪等,问问你自己,你想要的

是奴仆,还是将军,是合作伙伴,还是利用对象。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的,不一定与我想给的一样。这个时候,你只能由得我,按我给的接受, 或者拒绝,但是你在我这里没有别的选择。此时,合作的方式由我决定的原因是,我并未期待与你合作,我的直接选择就是那不合作好了。

我几年前对同学们(同学们,一般地表述是研究生或学生们。学生这个词,现在被毁得很厉害,所以我平时就称他们为同学们。为与我的同窗相区别,特此说明)说 过,我们不是因为感情而聚在一起,而是各有目的。我明确地对不止一个同学说过,我不爱你们,不像有的老师,她爱所有的同学。“我不爱你们”,这个说法不确 切,应该说,“我没有预期会对同学们产生感情,如果后来我们成为很好地朋友,那是因为时间,而不是我原来就这样计划。”

我没有计划过合作。所以,如果不能接受我指定的合作方式,那就算了。你很忙,我也有的是活儿,扯啥呢这是。

有想得到赞同的,你就得无懈可击。只有我赞同的我才会赞同,所以我的评论才有价值,才值钱。我珍惜由此得到的大家对我的评论的信任。

有个牙医,她失去了我的信任。因为她说,“快了快了马上马上”,结果不是这样。还有,“不疼不疼”,你看“是不是也不那么疼”。我当时心想的就是,你是在利用心理暗示和语言技术令我认同吗,还是在考验我的独立判断能力。

我并不见得按你的期待行事,给钱也不行。事涉自由,非常重要,不能妥协。与研究生同学们的第一次见面其实很有意思。有人说,我想学技术,我一般答,那你得自己练习;有想学知识的,我一般答,那你得自己看。

那我能为同学们提供什么呢?今天,在一顿技术讨论后,我对齐同学说: 其实,我还希望你能明确答复明白了另一个问题,关于责任划分的。这才是你跟随我所能学习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技术反倒是其次。我们能一起学习和做项目的时 间很有限,不过几年,希望你能带着对这种观点的了解、就像带着更成熟的技术一样,去过离开我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不是接受,而是了解)

如果我能给你的,恰恰如同你所期待,或者你可以期待到,你可以买个以前轿车里放的那种会点头的绒毛小狗,它很可爱,一捅就点头。或者,给你自己写封信,大 大赞扬一番你的决策英明、知识丰富、果敢勇猛、还有伟光正等等,然后署上某个别人的名字,发给你自己。然后指着信和我的鼻子大喊,“你看,有这么多 FANS都支持我,你怎么敢。”

想得到认同什么的非常容易,何必非得从我这里要,这么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