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讲一个笑话

最后,我终于睡了.

早晨,我梦到大学同寝的同学.很多年没梦到了吧.

我们在讲一个笑话,而且各有分工.忘了怎么分工了,责任互不交叉.反正不是有人
负责搜集,有人负责讲,有人负责笑.但是确有分工.

那个笑话,很长.讲了很久.

老疙瘩还告诉我一个什么秘密.我忘了那秘密的内容.

这个家伙,教会了我打街机和喝百事可乐.他正在剑桥与他老婆也是我同学享
受幸福的生活.

————–

李记者和包师弟都告诉我,国内已经无法访问这两个博客了.

曾经连我自己也访问不了的时候,我也还是用blogspot.

现在好了,至少我自己还能看到,有进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