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起,忘记现在和将来

摘了眼镜,模糊的显示器。等电话的时候心绪不宁,想想还是写日志吧。

如果再不写日志,我就会忘记所有的事,直至连写日志也会忘记。

昨天,把书包扔地下去参与照相,是大家帮我拾回了书包;忘了给大家开门,一
众人等在门口站着等我;最后,我丢了相机的包,再也没有找到--那相机是李
记者帮我买的。

我的大脑开始不停地出现当机的信息。

今天中午,感觉当机就在下一刻,跑到办公室打算睡一小会儿。结果肖老师在,
满办公室都是烟味,而我正咳得厉害。跑到隔壁,我记得敲了门,也解释了为什
么要用她们的沙发,然后就昏睡过去了。中间隐约听到她们在议论,我为什么睡
在这里了。心里似乎还明白,但是终于还是没有做到醒过来解释。其实醒过来估
计也白扯,她们议论本身就表明,我之前的解释根本可能不是人类的语言。

我不再会计划,很多事到了临头,我才开始电话相关的人,第一句是:对不起,
我忘了啥啥。

我也不再管现在。孙老师要求写新闻,只几行,我说:过两天行不行;偶像说做
个信息卡片吧,最终是他自己动手和分发的。

现在和将来,都从我的头脑中消失了。

但是,过去的种种,我清楚地记得。

前几天做驱动的时候遇到麻烦,祭起了利器soft-ice。后来想想,已经11年没有
使用了。但是我依然记得bpx,bpe,x,bl这样的指令,快捷键也是不假思索地按下
去,而且跟踪调试成功了。

跟ZHUMAO谈起来这件事,他说:这种东西又怎么能忘呢。也是吧。他还是一直在
使用着11年前的密码。

这世界如同静止一样,停留在那一年了。所以这些,我们才能这样清楚地记得。

其实,这世界停止在更早的时候,那是1979年。我一直生活在那一年里,此后的
一切,都是幻觉。

1980年始终没有到来过,80后90后们还没有出生,2000是无比遥远的未来,那里
我们会每天坐着火箭上班--而不是挤着毫不准时的公交,或者步行2小时。

现今我们所感受的一切皆是虚幻,那都是我在1979年做的一个长梦。所有的这一
切,都不过是我梦里的景像--你们,也是的。

1980年,我哥把我扔在山上,自己跑回家去玩刀郎(螳螂)。从那时起,所有经
历的种种都是我在山上睡着时的梦境。

兄弟们,我不会醒来的,无论多么疼痛。不然,你们所有的人就在我睁眼的一瞬
间消失了。

我舍不得你们。

不过也请你不要着急,快了,就快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