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喜欢麦当劳,及其他

为什么我喜欢麦当劳,及其他大家都说汉堡是垃圾食品,还苦口婆心地劝过我。为什么我一如既往地喜欢麦当
劳呢?最初发现了一些好处,后来又逐渐发现了新的一些。比如说吧,在麦当里没有抽烟的。李记者,说你呢。经常有烟民面对女性,烟盒已经拿出来了,烟卷也抽出来了,有的都放在嘴上
了,打火机火苗子腾腾的,烟民很有绅士风度地问女士,"我能抽支烟么?"你不觉得跟啥啥很像么。让对方如何作答。真正有风度的问,是这样的,得到否定的回答不恼怒,这才是真正地征求意见。类似的问题,女士问你,"我美么?"兄弟,你知道应该怎么回答的。类似的问题,女士问你,"我怎么就不温柔了?"兄弟,这根本就不是个问题。如
果你给出任何理由,就都落入了陷阱。我更惨。烟民们在我面前,就没一个问我能不能抽的。包括出租车司机在内。当然,也包括饭店里的其他顾客。而在麦当劳里,大家都装得像个君子,因为里面有孩子,都不抽烟。恩,这是一个好处。还有,我在麦当劳吃东西,只拉肚子过一次。最近的事,麦当劳堕落以后的事。
冬天的东西,零下二三十度,大开着门,有顾客抗议,说是要进货。为啥堕落,
一会再说,先继续麦当劳的优点。麦当劳的另一个优点是能吃饱。如教工食堂者,我吃得肚子鼓鼓的,下午1点多
也就饿了。只有麦当劳能让我撑到4点,看着牛老师他老人家神彩奕奕地,我不
知道有多么为难,好几次也只好提前告退。才深信韩师姐说的,牛老师是核能的。麦当劳的另一个优点,他是把你当人看的。在麦当劳,我只挨过几次呵斥,还被
我厉害回去了。在别的饭店,我是万万不敢的。所以,科幻协会同学们聚会的时候力邀我一起吃喝。我坚决不去,说,一般来说
在外面吃饭对我是一种折磨。想饭店的服务人员多是东北人。而东北人的方言中最可恶的一点,是习惯使用反
问句,比如"你说我怎么就不温柔了?"又与东北人对话来着。去买水果。话说水果已经降价到比蔬菜便宜了,因此服务也
不如蔬菜了。我挑苹果,拿起一个,扒开外面的尼龙网看看有没有烂的,没烂,拿手里。如是
者三。然后对话如下。大妈: 都是糖心的。不让挑啊。
我: (看完就买,一个不放下,算挑么?等额选举算选举么?) 你整个牌子写
上不让挑啊,那边就写着不让尝。
大妈: 这还用说么?点评:注意。这是东北方方言中的一个典型应用。直令人想挠墙。如同"靠"一
样,它是有全文的。全文,去掉所有反问,是:你是傻的,居然不能认识到这样
一个不证自明的常识,这是不能挑的。
点评完毕。我: 用啊。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不让挑。我告诉你立个牌子,是好话。点评:请注意上面我对东北方言的灵活应用,反问句。大妈: 我这不告诉你呢嘛。点评:请注意上面我对东北方言的灵活应用,反问句。我: 你下次还得告诉我。大妈无语我。而我就没再继续,下一句是,"你能记住我么?你凭什么认为我能
记住你这个摊床不能挑?"东北方言怎么说也是我的母语。那大妈整不好年龄还没有我大,应用的时间也短。别的方言我就不那么擅长了,在饭店这样的地方,即使擅长也不敢争锋。因此麦
当劳是个上好的选择。而且,上菜快。我宁可吃垃圾,也不想在垃圾的环境里吃。说到这里,可以解答为什么麦当劳堕落了。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它和别的饭店相
比,显得便宜了。所以,你就不能享受更好的服务了。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人与人友善都是花钱才能买来的。我原以为,每个人微笑的
时候,自己内心深处也是快乐的呢。原来痛苦万分,所以要别人付钱才能笑给你
看的。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公主根本就不屑于跟王子以外的人说话的。恩,不完全是这
样,公主也会说,"那个谁,把这段代码编了,挺简单的。"这种尊重,是老干部对老工人的尊重。是要花劳动买来的。当然,这跟年龄无关。我亲眼见的。一小姑娘,手里拿个戳,就是印章,一下一
下扣。她每扣一下,对面一五十岁左右的教授就翻一页材料,把材料翻到应该翻
到的位置,然后递到小姑娘的印章下面。小姑娘端庄而优雅地按下去。是不是有人要说,她一天天这样也挺累挺无聊的。你闭嘴。后来我的材料也伸到小姑奶奶的面前了。我没去翻页。之所以死得没那么难看的
原因,是因为带我去的领导,他翻页的。王辉老师教导我,要把众生当成父母,去尊敬,当成子女,去谅解。此时此刻,
我把把小姑奶奶当成子女,并且在中国不是美国,拉来痛打一顿;或者当成父
母,在美国而不是中国,扔到阿拉斯加,一辈子也不去探望,等她老得不行了的
时候,再去看她好看。我不厚道。南方(泛指东北以南,不含东北)方言,好多了。虽然听起来难受点。我唯一受
不了的是四川方言中的一个词。鉴于重庆人一再强调不是四川人,那么好吧,重
庆方言也有这么一个词。就是"耍"。这个字在普通话和东北方言中,和四川,啊还有重庆方言,不是一样,不是单纯
中性的"玩"的意思,而是"玩弄"的意思。所以,我对"耍"朋友,总是介怀。还有"耍"一阵子,总让我想起耍宝一会儿,或者戏耍某人一会儿。母语的影响。除此之外,南方人无论心里多个鄙视你,都会保持礼貌。有人说这是阴险。可是
我们是要求别人敬重容易,还是要求别人礼貌容易;是要求老外表现文明的尊重
容易,还是打心眼里敬爱我们天朝上国容易?我们,即使敬重别人,也要表现得冷漠,甚至蔑视,是不是小时候受过什么刺激?而北京方言…想起了那句"唉哟喂,您要这儿么儿说儿"…以后再给你讲。话说,这两年门卫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好了。一个很悲哀的原因,因为我很多年没
有称他们"大爷"了。我希望能尊重你,并且不会因为尊重你而受到你的渺视。希望你也能有此想法。希望我能像程序像编译器一样,具有重现性,无论对什么人,对什么事,都持相
同的态度。无论什么破烂的程序风格,只要符合规定,我就编译通过,给结果;无论谁写的
代码,语法不合格,一概给出更难以阅读的提示信息。当年在人事处,处长问我啊,"你的人生信条是什么?"或者座右铭吧。我说"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哈哈。与你共勉,请只注意这句
中的正面意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