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是一种恶

宽容是一种恶我们一般认为宽容是一种善良。考试的时候,当你抄袭被发现的时候。某位四十左右的女老师警告你,呵斥你,但是,她最后没有处理你。你认为这是宽容,是对你的帮助。某次考试,你自知不能及格,找到主考老师痛哭流涕。她警告你,呵斥你,但是最后给了你令你满意的分数。你认为这是宽容,是对你的帮助。淘宝上买了东西,发现不符合店家宣传的。你吵了,他退了款,你给了"好评"。你认为这是你对他的宽容,是对他的帮助。快递到了,打话你,说他不能上楼,因为种种原因。尽管你购买的是送货上门服务,你还是下楼去取了东西。你认为这是你对他的宽容,是对他的帮助。你认为,以上都是宽容,是美德。其实,宽容是一种恶。我们来看另一个例子,似乎与以上的完全不同。传说facebook(那种不存在的东西)上推出一款服务,暗恋。你可以选择你暗恋的人。如果她也暗恋你,那么facebook就会告诉双方。很浪漫是吧。还是传说,一位中国哥们很聪明(似乎这种聪明在传说中只有我国国民才能具有)。他选择了暗恋所有的异性。这样,他就轻松地知道了谁暗恋他。很聪明吧。只是传说而已,我们似乎不必当真。而且,这个故事很多个听说过了,一笑。可能心里还在想,这哥们,是挺聪明的啊。他的聪明,毁掉了整个规则。这个暗恋的功能,不再有效,因为每个人都会像他这样做。他的聪明的恶果,是导致整个系统的崩溃。这与刚才那些宽容的故事相同么?是的,没有任何分别。那位监考老师对你宽容了,但是她破坏了考场的规则,损害了除了你以外,所有同学的利益; 那位主考老师对你宽容了,但是她破坏了评卷公平原则,损害了除了你以外,所有同学的利益。当你宽容了淘宝作假的卖家的时候,你破坏了"好评"这一规则。从那时起,淘宝上卖家们开始全变成了五钻的,然后他们开始不在乎买家的评价了。当你想争取合法利益的时候,他说:我好评有的事,怎就你这么特呐,亲?当你宽容了快递公司的时候,你破坏了服务与付款对等的原则。从那时起,快递公司开始要求别人下楼,要求别人到某个特定的,对送货人特别方便的地点取货。你可能还在想,你方便了送货的人员,是与人为善。你可能没有注意到,我上面一段写的根本不是送货人员,而是"快递公司"。你的钱,用来购买送货服务的钱,交给了快递公司,而不是送货员。这不是你和送货员间的私相授受,而是商业行为。你的行为,也给了某些送货员,那些想把货送到顾客手中而不是楼下或者校园里某个地方的送货员压力。如果他坚持送货上门,就太特了。宽容,如同暗恋所有人一样,破坏了规则。很多年前,有选论文的同学问,"老师,你有没有代码给我用啊。""没有。""别的老师都给了啊。"毕业论文,是要求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独立完成的。我当然可以给你代码。就像有些父母在孩子一两岁的时候替他穿衣服,在三四岁的时候还这样做,在五六岁十来岁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地替孩子穿衣服。那么,这父母去世以后,孩子独立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却没有独立生活的经验和能力。这种善良多么残忍。那么,当父母为你选定一个媳妇的时候,你抗拒。你真的觉得自己有资格抗拒么,有能力自己独立做主么?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当我尊重你的时候,我尊重你的工作,尊重你的能力。当然,我还尊重你的选择。如同某位老师所说,"学生有权利不上课的。"当然当然。我也从不点名,除了教务处检查要求我点名的的时候。但是,我一直保留了给学生不及格的权利–这是教学要求我评估学生成绩这一义务的必然结果。而这一结果,不像有些同学认为的,是学生自己承担,而是你我共同承担的。你以为我如实给出成绩不会有结果么?所有破坏规则的,无论动机如何,善良宽容,抑或为自己谋利,其结果是没有区别的,那就是破坏规则。想辩解的同学,这句话的简化版是,所有破坏规则的,其结果是破坏规则。破坏规则的结果是契约精神不再不效,世界和他人的行为不可预测。如果你想说,这点宽容不过是。。。防微杜渐,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些可不光是劝人为善的。从量变到质变,那是积累每个细小的"不过是"的结果。所以,我们不原谅开车撞了人还捅人的,我们不原谅某些官员。所以,不宽容。不宽容那些大家共同仇恨的,也不宽容那些宽容,它们为害更深。不宽容,如何行动呢?几年前我买床垫子的时候,一位老大爷年龄的负责送货。付款时说明送货到门。大爷到了楼下希望,或者要求我和他一起抬上去。我的答复是:不行。确实,这只是举手之劳。如果不是我买的,可以帮任何人这个忙。确实,你的年龄够老大爷了,在公交车上,我十有八九会让座。但是,你应该跟你的公司沟通。如果我付了款,而公司通过你提供的服务不足,说明有人从中渔利。这是不公平的。而且,我负有不污染社会环境规则的责任。不宽容,如何行动呢?今天申通短信我,去篮球场取东西。快递到家的时候,都是送到家里的,没有一次要求我去小区区委会某处取货。我听说了学校的快递都是这样的,因为学生人多。但是学生的每一个人付款都并不比单独的住户少,理应享有相同的服务。而且,申通的这个短信错了。他说在篮球场,其实却是"华侨"的篮球场。作为了一个付款因此需要得到服务的人,我没有义务知道"华侨"的意思,也没有义务知道篮球场的位置。更没有义务去在规定时间内取。以前,他们说的是"浴池"。就像吉林大学的领导们发邮件通知的时候说"系办""系里""学校",但是却从来不愿意,或者认为不必指出是"吉林大学XX学院"一样。他们都是领导,认为当他们说话的时候,别人有义务明白他们指的是什么。这些并非不言自明的。东北师大有两个校区。每个校区都有浴池。我家附近还有若干。我知道桂林路附近还有个刚黄了的。高校教师通常都有若干合作的单位。当提到管理机构的时候,够爷爷奶奶辈的多的是。东北师范大学是个小学校,每次邮件都写全称,"东北师范大学XX处""东北师范大学XX学院"。也没有人把我们学校看贬了。你凭什么就认为我只生活在你的世界之中。所以,不宽容。曹操说的:英雄,当然你来当。小人,我来。你继续显示宽容,这种显得有毛病的事,我来做。从小事做起。以后所有的申通快递我都拒领,原址退回。除非按所付款提供服务。宽容是一种恶,原因是:平等,公平,远比显示宽容重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