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erick Brooks: 计算机科学家的使命是制造工具 II, 翻译连载第4部分

翻译的第4部分* 这让我们瞄准相关问题,而不是仅做练习或玩具级别的小问题;* 这使我们对成功或失败保持诚实的态度,这样我们欺骗自己时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使我们面对整个问题,而不仅是容易的或者数学的部分。比如在计算几何
中,我们就无法绕过三重共线点[杨注:?],或者四重共面点[杨注:?]。我们
无法假设病态条件的情况是不存在的。* 面对整个问题反过来也迫使我们学习和发展新的计算机科学,这些新思想如果
不是在面对整个问题中暴露出来,我们可能根本不会涉及;* 除了以上这些,在别人旁边看着发现蛋白质如何工作,或者看设计潜水艇,或
者看纳米尺度的装配,这本身也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在我们的教堂山实验室,我们的虚拟现实小组已经与许多方向的研究人员合作
过,这些方向列在了表1中。你可能问一个合理的问题,计算机科学家在合作中
得到了什么,你们学到了东西么?表2给出了仅从分子结构化学家合作时,计算机科学家得到的一些结果。一个非
常好的副作用,是针对分子表面开发的多边形简化算法,也适用于潜水艇零件35
万个多边形的模型的实时可视化。图3是从最近实验的视频中采集到的,物理学研究生Michael Falvo正使用原子力
显微镜把一个黄金的小球置入电路的目标缝隙之中。图4给出了视频中的几帧,
显示的是对于用原子力显微镜置入探针对烟草花叶病病毒重组。图2的画面是这样的:一位男士背对我们,手持一个从天花板上悬挂下来的装置,他
面前的桌子上,有几条弯曲的线条,不怎么像电路,看着倒是有点像蛋白质。这
些线条的背景是像月球环形山一样的平面。题注中指出他的整个视野范围是1纳
米。这个视野范围在图上看,应该在1平方米以上。[杨注:以上是杨用文字对图
画作的描述,不是题注本身。这几张图都是。]图3的画面是这样的:有几张图,每一张里都有两个或三个杆菌一样的东西,它们
的位置在变化。题注说明:场景的大小是1纳米。表1 虚拟现实驱动问题* 医学图像和重建* 放射治疗计划* 分子结构* 扫描探针显微镜的控制* 建筑设计和潜水艇空间* 战斗机飞行员战术练习的训示表2 一些来自分子图像驱动问题的计算机科学结果* 不要赋予手动设备多种功能* 强制显示可以使分子以快至两倍的速度停靠* 新的线性时间并行alpha-hull算法* 新的多边形简化算法- 协作的代价与专业领域合作确实有一些代价,跨学科合作的代价还有独特性。我发现我们的
小组花费大约四分之一的时间从事支持我们的合作者的日常工作,而没有在这些
时间里推进我们的联合研究,更没有进行计算机科学部分的研究。某个化学家需
要一张特别的适合于某种尺寸的纸张或者课本封面的插图。某个潜水艇设计师需
要一个特别的技术演示,给他的项目基金负责人或者主管看。这些我们都非常高
兴完成。这是有来有往的。我们的化学家合作者要花上几个小时培训我们的研究
生关于蛋白质结构的元素,通过手把手摆弄黄铜的或者塑料模型的实验指导他们。所有的合作都需要安排时间让资深科学家做计划和沟通。这些工作是不能交给别
人做的–只有两边的老板才行。最后,我们的职员和学生必须花时间学习蛋白质化学、表面物理、放射学,或者
建筑设计。我们的博士生经常要上合作学科的导论课程,他们总是阅读合作者方
面的课程,用来准备他们的毕业论文。当然,他不必成为合作者领域的专家,但
是他必须得学习基础课程、术语、还有合作者的研究目标。- 合作的条款每对合作者都是不同的,不过在美好的意愿下,许多不同的安排也都能达成合作
成功。我们发现了一些简单的规则,它们能够帮助明智的跨学科合作。最有帮助
的一条是,任何一方不应成为另一方的承包商–应该是每一方都提供他们的支持。
这确保,在一方发现不再值得投资时,合作中不存在人为的羁绊。合作只有在每
个人都赢的时候才能有效果。对于一个工具,我们有两条准则:* 它必须足够容易使用,容易到全职教授能够使用;* 它必须有足够效率,有效率到全职教授乐于使用。只要能对他们的论文有点好处,博士生们乐意使用任何糟烂的工具。只有在与我
们合作的资深科学家在他们自己的工作中使用我们的工作,我们才视工具制造这
一合作是成功的。制造工具能够满足这两条强制性准则,就要求与合作者紧密地
一起工作,对什么是有用的进行不断迭代的定义。荣誉分配呢?在获得冠军的队伍里,每个人都能得到指环。在成功的合作中,有
足够的成果供大家作为荣誉。在成功的合作中,我从来不知道荣誉会是个问题。- 对娱乐的质疑现在让我们转回来讨论计算机图形学和SIGGRAPH会议。计算机科学中再没有比这
一块更精彩和有趣的了。我们的会议是对稳定的成功和进步的欢乐的庆典,无论是在硬件、软件、使用的
概念上。我们有太多的东西要庆祝了。然而,我愿望我我们大家面前提出一个质疑。在最近一次面谈中,Dan
Goldin,NASA的主任,他说,"我并不担心宇宙的问题,我担心的是美国。我们
的国度已经成了消费的国度。娱乐和消遣是为未来准备的最重要的事。愿上帝帮
助我们!"我赞同Goldin的观点。当罗马人变得只对面包和马戏感兴趣的时候,罗马就是从
那时开始由内部开始腐烂。让我们只要考虑一下美国娱乐和消遣的一个方面,而
这正是与SIGGRAPH会议特别相关的–电视。在一次最近的大学毕业典礼上,Teresa修女获得了荣誉学位,人群礼貌地鼓掌。
后来,最后的领奖人,来的才是人们来这里想看的–Meryl Streep[杨注:你猜对
了,她是美国著名女演员。获过16项奥斯卡提名,获过一次最佳女主角,一次最
佳女配角。猎鹿人,走出非洲,穿普拉达的女王,廊桥遗梦。]Streep小姐在她的
领域非常杰出,但是我们看重的是什么?我们实验室的成果出现在国家电视台上
时受到不温不火的祝贺,我一直对此惊讶,好象这次曝光能够增强或者检验我们
的工作似的。O. J. Simposon审判案向我们展示了名声如何获利。传媒教授Neil
Postman,在他写的书《娱乐至死》中写出了这些细节,"我们的政治、新闻、宗
教、教育,都已经成为娱乐业的附属。"作为消遣的传媒,电视具有我们可以预见到的空前的力量–它是"可视的"。但是
这一传媒固有的特性是"被动的",这一缺点导致我们在座的许多人从事交互媒体。
电视固有的是"非社会"的,我们清楚与人互动的价值。而且,正如在美国的实践
表明,电视是疯狂的–令人兴奋,但并不令人提神。[杨注:后面还有半句完全不
明白,"with the average cut lasting 3-1/2 seconds ",后面注了参考文献,
就是《娱乐至死》。]Minow曾经这样给出美国电视的特性,"广阔的荒漠"。现在,这块荒漠更广阔了,有
更多的频道,还有更多将要出现的频道。它也更加荒无人烟。我担心我们很少停
下来沉思一下这该有多么糟糕。古希腊人这样要求生活的每个方面:它是真的吗?它是美的吗?它是善的吗?

Leave a Reply